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總裁的夜店妻子

更新時間:2018-10-22 14:36:34

總裁的夜店妻子 已完結

總裁的夜店妻子

來源:優閱云小說 作者:白鹿鳴止 分類:短篇 主角:蔣曉帆,文文

《總裁的夜店妻子》是白鹿鳴止所編寫的短篇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蔣曉帆文文,內容主要講述:總裁的夜店妻子......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直到忽然之間被人推開。

銀絲拉扯開來,在寂靜的電梯廂里響起女人不屑的聲音:“好好收起你的委屈表情,看著就讓人覺得惡心。”都跟著她多久了,現在居然還是這幅樣子,真是讓人不知該說什么是好。

沈星河想要解釋,電梯門忽然打開,他急忙抬手去擦拭嘴角的濕意,出了電梯,卻沒有再看見金主的身影。

莫名的有些惆悵。

她似乎從來都沒有停留過腳步,等待著他追上去。從來都是他需要很努力,才能夠跟上她,或者是她有需要了才會叫上他。

只是讓人有些虛榮的事便是,她雖然看起來很是妖嬈放蕩,可是身邊的情人,卻從始至終都只有他一個人。所以他現在才能夠得到這樣的地位,不然他早就被淹沒在人潮里了。

反正也追不上人,他站在電梯門口,有服務生對著他問好,他也一一回應過去,莫名想到某張青澀的臉,霎時立馬轉身回了電梯。

雖然蔣曉帆看起來像是突然長大了,變得更加能夠沉住氣,可是經歷過那種事情以后,多少還是會像之前那樣吧。

脆弱溫婉的南方姑娘,最是受不住這樣的委屈,更何況她最近才算是慢慢接受這些變故。

天上人間的規矩,在每一個小姐還在培養之中的時候,都是不會讓她親眼見識到即將需要面對的事情有多殘忍的。

沈星河拿著一盒酸奶走到蔣曉帆門前,抬手屈指敲門,敲了許久都沒有得到任何一點回應。

就在即將想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聽見里面傳來拉門聲,蔣曉帆卸去哭腔的嗓音有些棉軟沙啞:“有事嗎?”

似乎是沒有任何變化。

沈星河輕聲一笑:“曉帆,是我。”

門內正在擦拭著濕發的蔣曉帆愣了幾秒,手指都有些屈展不開來,她抬頭看向大門方向,臉色有些蒼白。

沉默的時間似乎有些久了,而外面卻再也沒有傳來其他聲音,她有些慌:“沈老師你還在嗎?”

門外傳來男人溫潤的嗓音:“在。”

說完話,又忽然笑了起來,他知道蔣曉帆這是害怕他會忽然離開,她向來都是沒有安全感的人,現在還是這個模樣。

他話剛落下,隔音效果不太好的門內就傳來一陣踢踏聲,仿佛是因為太過激動而撞倒了什么東西一般。

門被人從里面匆匆忙忙地打開,卸去一切妝容的蔣曉帆看起來就像是溫順的小綿羊,她身上還穿著一件純白色及踝的純棉睡裙,圓潤光潔的腳趾踩在木質地板上。

沈星河微微蹙眉,看得有些不悅,抿著嘴沒有說話,而蔣曉帆也跟著眉頭一皺,抿唇道:“沈老師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倒是沒什么事,只是你就這樣赤腳踩在地板上,可能會著涼。”

“我沒事的,我身體健康不會因為這樣一點小事就……啊……沈老師……”

腳趾頭因為被人的關注而微微蜷縮起來,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人給攔腰抱起,臉上染起一絲緋紅。

驚訝過后,她就順其自然地將手環上沈星河的頸部,輕笑一聲,聽著他均勻的呼吸音覺得安穩。

有些人就是能夠這樣,明明什么都沒有做,可就是能夠給人一種安心感。

沈星河彎腰將她給放在chuang邊,又找來了一雙粉色拖鞋,笑容都有些淡:“你看起來并沒有什么事。”

蔣曉帆笑容僵硬住,隨后低頭:“沈老師……我……”如果因為這樣一點事情,那她就各種激烈,那以后面對那些事情,可該怎么辦?

沈星河忽而一笑,那俊臉上的表情有些耐人尋味了:“你可能是誤會了我的話了,我只是想說,你這樣很不錯。”

蔣曉帆猛然抬頭,似乎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會懵逼著一張臉,笑容都有些尷尬起來。

“沈老師真的這樣感覺嗎?不會覺得我……”

“曉帆你別忘了,你貶低自己,那就是順帶著貶低我了,我們這樣其實沒什么不對。”一切不過都是生活所迫罷了。

在一起生活的那段時間里,他也大概知曉蔣曉帆以前到底是過著怎樣的生活。

再說,他們現在這樣其實還真的沒什么不同,不過就是被多少人睡過的差距而已,的確是一起都給貶低了。

蔣曉帆眼神可憐地看向他,雙手糾纏在一起,咬咬牙想要說些什么,在對上人那溫柔的眸子時候,更加有了勇氣。

“沈老師我沒有那種意思,我只是迫不得已而已,如果不和他們達成協議,我可能會被吃得骨頭都不剩。”

沈星河安撫地拍了拍她瘦弱的肩膀,苦中作樂地笑著道:“辛苦你了。”

這樣辛苦地活著,真的很累,可是想到在這樣污濁的世界里,還能夠碰到沈星河這樣的人,她是一點怨恨都沒有的。

盡管明知道這人連自己都救贖不了,她也愿意把他當做守護神。

沈星河對她的好,似乎就是沒有任何目的的那種,讓她受著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沈老師,我覺得你上輩子可能是欠著我了,不然這輩子怎么會對我這么好呢?”

接過沈星河遞來的酸奶,蔣曉帆笑容暖洋洋的,就像是這個年紀該有的天真無邪都重新回歸了一般。

沈星河不甚在意地回以一笑,看著她那頭濕漉漉的長發,嗓音微揚:“應該就是這樣吧。”

他起身,在蔣曉帆希冀而又小心翼翼的目光之中忽然轉身,笑容明媚道:“吹風機呢?”

“啊?”

男人蹙眉:“你可別說你每天都不等頭發干就直接睡了。”

蔣曉帆輕笑一聲,隨后連忙起身,在他的注視之中穿上鞋子,從一旁的抽屜里拿出吹風機,“我當然不會那么傻了。”

不吹頭發睡覺,隔天頭就昏昏沉沉的,她只有想要讓自己難受時候才會做這種事情,一般都不會選擇這樣自虐的方法。

會不會這樣做他是不知道,但是傻還真是有一點。

沈星河將蔣曉帆安慰好以后,便直接離開,帶著已經喝光的酸奶瓶,走過長廊,沒有看見在裝飾巨大花瓶后隱藏的人影。

女人黑色的皮裙上還晃著一層淡然的光,她輕聲一笑,接通手上的電話,嗓音帶著特有的沙啞靈性:“事情已經做好了。”

話筒里的聲音涼得能讓人血液都給凍住,“好,給我把人看好了。”

隨后話筒里就只剩下一陣忙音,掛斷得絲毫不留戀,聽得女人太陽穴一陣陣地跳動起來。

她的目光在那朱紅色的門上停留一瞬間,片刻后又轉身,給沈星河發送過去一條短信,隨后開車離開天上人間。

如果不是那人給她發送短信,需要她把那個女人給保住,她是絕對不可能會過去湊熱鬧的。像蔣曉帆那種勾三搭四的jian人,就應該千人騎萬人枕,而不是需要給她準備什么訓練。

長得就是一副狐媚子模樣,哪里還需要其他人去用別的訓練,她自己就更加知曉如何活在男人堆里!

睡得沉穩的蔣曉帆,絲毫不知道自己的存在,造成了多少人的煩惱。

燈火通明的客廳里,歐式長桌上坐滿了人,家族聚會,每次都是說些同樣的話題,聽得人耳朵能夠起繭。

話題轉著轉著,忽然就落在了沉默的白承安身上。

坐在首位饅頭白發的婦人慈祥地笑著道:“承安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一直都不往家里帶人回來呢?比你更小的兄弟都已經成家立業了,你怎么就……”

欲言又止,點到為止。

白承安泰然自若地坐在原位,眼神都沒有任何變化,只輕笑一聲,“我現在還沒有任何想要成家立業的想法,但是也絕對不會像外界傳聞的那樣,帶個男人回來氣你們。”

毫不避諱的話一出口,聽得人無法不沉默,就是那原先白發銀絲的婦人,也無法再多說什么。

白母聽得筷子直接戳到了飯底,眼神幾乎可以用犀利來形容,她是等待這孩子帶女人回家很多年了。

可是這個除了在感情上,其他方面從來沒讓她失望過的孩子,讓她都快要絕望起來了,從來就沒有見他帶過任何異性朋友回家來。

白母出聲道:“承安,你……”

白承安笑容有些安撫性質,打斷母親的話,確實對著奶奶回復道:“奶奶不用太過擔心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婦人點點頭,“好。”

其實他們白家這一輩里,只有一個孫子輩的,那就是遲遲還未成家的白承安,其他的兄弟,皆是已經嫁出去的女兒的孩子,正統傳承的,只有白承安一個人。

然而,他卻一直都不準備結婚生子。

甚至是說一直都沒有任何的女人能夠入了他的眼,不管別人給他介紹了多少的名媛,都沒有能夠真正地讓他牽上紅線。

反正在他們的印象之中,白承安是一直都沒有交過任何女性朋友,就是連緋聞都傳得甚少。

他就像是擅自斬斷了自己所謂的情線,斷絕了自己所有的桃花,女人于他而言,就像是隔了千山萬水,讓外界的新聞都開始擅自編造他可能是個同性戀的事情。

導致許多和他不熟的人,都以為這是真的。

甚至有時候就連他親生母親,都會有這樣的想法。

老婦人出聲道:“承安你可就別再欺騙我了,我已經一大把歲數,也是半截身子入了黃土的人,真受不住你這樣的敷衍了,我就想著能夠看見兒孫滿堂……”

老人家年輕時候那也是一位在商場上叱咤風云的大人物,只是年紀上來了以后,就難免會有老年人都喜歡的碎碎念。

猜你喜歡

  1. 總裁柔情
  2. 短篇美文
  3. 短篇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