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官場> 風起天路

更新時間:2018-12-04 12:41:04

風起天路 連載中

風起天路

來源:掌中云 作者:關越今朝 分類:官場 主角:楚天齊,孟玉玲

小說《風起天路》連載中《風起天路》小說簡介《風起天路》是關越今朝著作的官場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風起天路》精彩節選:那怎么行?楚天齊心想,自己原來身上有幾百元現金,劉文韜給拿了五百元,加上存折的錢,剛剛夠三千元錢。多出的錢去哪弄?于是說道:“我是青牛峪鄉的鄉長助理,我要找你們領導談,你是領導嗎?”...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楚天齊聽出是弟弟的聲音,急忙走了過去,墻上有門連著西屋,門鎖著,楚天齊趕忙用手掀起了門上方的短簾,透過玻璃,看到里面正是弟弟楚禮瑞,坐在一張特制的椅子上,雙手帶著手銬。

“吵什么”,警服男用手指著西屋的楚禮瑞。

“弟,你等著,哥救你出來。”楚天齊平靜了一下心情說。

“你說的是他?他私自販賣煙花爆竹,涉嫌非法經營罪。”警服男的語氣毫不客氣。

“公安同志,請吸煙。”楚天齊又把香煙遞到警服男面前,打著火,同時把未拆封的的玉溪煙放在了他面前。

“叫我警察。”警服男接過煙,說道,“看你也像個政府上班的人,怎么還叫我公安,新的《警察法》都實行兩年了,你不知道?”

“平時和公安局接觸少,不太清楚,請多指教。”楚天齊客氣的說道。

這話愛聽,警服男打開了話匣子:“我給你普及一下知識,維護公共治安就叫公安,警察也包括公安的意思。根據……”

警服男饒有興趣的講起了安全知識,雖然有的地方講的結結巴巴,他卻很有成就感。

楚天齊心里著急,聽了一會兒,忍不住打斷他:“同志,我弟弟的事怎么處理?”

“私自販賣煙花爆竹,又是在重大節日期間,所以性質非常惡劣。按規定至少也得判三年……”,警服男被打斷“演講”,心里不痛快。

楚天齊聽他說的實在煩,就說:“那具體到我弟的事,怎么處理?”

“這個嘛……”警服男故意頓了頓,“你是想公了還是私了?”

“公了怎么說,私了怎么講?“楚天齊著急的問。

警服男不緊不慢的說:“公了,就是把他交給上面,該判刑就判刑。私了嘛……,當然是破財免災,哈哈……”。

楚天齊馬上回答:“那就私了。”

“好,交五千。”警服男干脆的說。

“五千?不是說三千嗎?”楚天齊不解。

“那,那是早上的價格,現在都過去好幾個小時了,要是再晚還得加錢。”警服男得意的說。

那怎么行?楚天齊心想,自己原來身上有幾百元現金,劉文韜給拿了五百元,加上存折的錢,剛剛夠三千元錢。多出的錢去哪弄?于是說道:“我是青牛峪鄉的鄉長助理,我要找你們領導談,你是領導嗎?”

警服男心里盤算著:青牛峪是全縣最窮的鄉,一個助理也沒什么,更管不到我。他肯定也沒關系,要不他早就聯系所長了,所長自然會有交待。

警服男一本正經的說:“既然是領導,那就更要以身作則,對親屬嚴格要求才對,罰款也是為了讓你弟弟接受教訓,以后不再犯錯。找我們領導也得這么處理,可能更嚴厲。”

聽到這些,楚天齊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思索起來。

看到楚天齊的樣子,警服男端了一會兒架子,緩了一下口氣:“這樣吧,我給你出個主意,也別五千了,你就拿四千,把錢給我,我去和領導給你疏通疏通去。”

“四千也多,我沒有那么多錢。”楚天齊如實說。

“那就沒辦法了,就等著判刑吧。“警服男冷聲說道。

“咕咕”,楚天齊的肚子響了起來,餓了。昨晚只吃了一包方便面,早晨村主任們來的早,沒顧上吃飯,現在已經十二點多了。

“警察同志,現在中午了,我請你吃飯。”楚天齊商量道,“順便給我弟弟帶點。”

“你這是干什么?我們是有工作紀律的,我不去。”警服男說出的話聽起來義正詞嚴:“也不能給嫌疑人買吃的,要是他吃出個好歹,我可負不起責任。”其實,在楚天齊進屋時,警服男剛吃了肉,喝了酒,這幾天的飯點早打亂了,因為每天晚上還要出去“創收”。

“那……”楚天齊剛張口,警服男說出一句讓他非常惱火的話:“請你出去,這里是警務重地。”

“你……”楚天齊握緊拳頭,舉了起來。

“喲喝,你還想毆打警務人員不成。”警服男瞪著眼睛站了起來。

聽到這話,楚天齊冷靜下來,放下了拳頭,轉身出了房間。

院里白茫茫的,下雪了,楚天齊仔細打量了一下,這排平房最東邊的那間掛著“所長室”的牌子。

楚天齊來到門前,抬頭看到門上掛著鎖,只好悻悻離開,先去吃飯,再想辦法。

大片的雪花紛紛揚揚飄落下來,落在頭上,鉆進衣領里,涼涼的。“嘎吱嘎吱”踩著積雪,楚天齊來到街上。冷風卷起的雪花,不時拍打在臉上,冰涼冰涼的,周圍的建筑物都變得非常模糊。

一邊找著飯館,楚天齊一邊思量著弟弟的事,一定要找關系。

找劉院長?怎么開的了口,弟弟私自販賣煙花爆竹本身就是違法的,況且劉院長剛幫過忙,不行,不能找。找尤主任?也不行,別看人家挺客氣,那是沖著劉院長面子。找誰呢?楚天齊想了幾個人,覺得都不合適。

楚天齊看到一家飯館,走了進去。

飯館很干凈,正是吃飯的當口,大廳的五張桌子都有人,旁邊的包間也傳出了喝酒吵鬧的聲音。老板張羅著給楚天齊找吃飯的座位。

楚天齊趕緊去了一趟衛生間,剛洗完手出來,和一個人撞了一個滿懷。

楚天齊向后一退了一步,抬起頭,二人互相看到了對方,不約而同的說道:“是你。”

“楚天齊”

“雷鵬”

二人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雷鵬是楚天齊高中同班同學,雷鵬雖然是縣城長大,卻不像初中同學馮俊飛那么顯擺,和楚天齊關系很好,高考時,楚天齊去了河西大學,雷鵬去了河西省的一個警察學校。一開始,還互相通信,后來聯系少了。只是二人心里都記著對方。

現在雷鵬比原來黑了,也更壯了,他身上的服裝讓楚天齊眼前一亮。

“你在公安局上班?”楚天齊盯著雷鵬。

“嗯。派出所。”雷鵬道,“大年根兒的,你怎么到這兒了。”

楚天齊看了看旁邊吃飯的人,張了張嘴沒有說話

看到楚天齊欲言又止,雷鵬說道:“進屋說。”,說完,拉著楚天齊進了包間。

一進屋,楚天齊說了今天的事。

“你準備怎么辦?”雷鵬看著楚天齊笑盈盈的說。

“我準備和所長商量一下,能不能少交點。”楚天齊說道,“你也在公安局,能不能幫著說句話。”

“當然可以。”雷鵬自信的說。

“那太好了。”楚天齊很高興,“所長能給你多大面子?”

雷鵬拍著*脯,“我的處理意見就是所長的意見。”

“是嗎?”楚天齊驚訝。

“當然,所長也姓雷,還和我長的一樣。哈哈”雷鵬笑了起來。

“哦,是你小子。”楚天齊恍然大悟,心里輕松下來。

“走,先把你弟弟放了。”雷鵬說著,拉著楚天齊向外走去。

“老板先準備菜,我們一會就過來。”雷鵬對著老板說。

一起上了派出所的二一二車,雷鵬一踩油門,車子竄了出去,很快,回到了派出所,停在了所長辦公室門前。

“我去給縣局發份傳真,你進來坐。”雷鵬道。

楚天齊惦記弟弟,就說:“我先去那屋。”

“好,我馬上就過去。”雷鵬說完,進了所長室。

楚天齊來到中間的辦公室,警服男正趴在桌子上,開門的聲音把警服男驚醒了。

“干什么?”警服男很生氣。

楚天齊話里帶著火:“罰款的錢數能不能再少點。”

警服男指著楚天齊:“你這人怎么回事?跟你說了不行,你怎么給臉不要臉。”

“怎么?”楚天齊也用手指著警服男,“我和你們所長說了,他說好商量。”

“誰?我們所長?”警服男哈哈笑了幾聲,“你騙誰?我們所長去縣里了,你是見鬼了吧?”

“媽的,你說老子是鬼。”話音一落,雷鵬走了進來。

警服男看到是雷鵬,忙收回指著楚天齊的手,“所,所長,我以為他瞎說呢。”

“把人先放了。”雷鵬大聲道。

“所……”警服男剛想說什么,看雷鵬瞪著眼,把后面的話咽回去,拿著鑰匙開了門和手銬,放了楚禮瑞。

看到親哥哥,楚禮瑞放聲大哭:“哥,我以為見不到你們了。”

“瞧你那點出息。”楚天齊雖然嘴上這么說著,卻也心疼的拍著弟弟,眼里淚光閃現。

楚禮瑞樣子很慘,頭發亂糟糟的,沾著枯草葉。臉上一道一道的,不知是眼淚還是汗水沖的。羽絨服上全是泥,**開了一道長口子,腳上的鞋變成了泥疙瘩。

警服男汕汕的看著楚天齊,一個勁的道歉,楚天齊也只能說:“沒什么,你是按規定辦事。”

看著警服男滑稽的樣子,雷鵬說:“還想跟我兄弟動手,你三個都不是個。”警服男將信將疑,但嘴里仍然說著“那是,那是。”

“先去我屋。”雷鵬很不好意思,對楚天齊說道。

猜你喜歡

  1. 都市愛情
  2. 廢材逆襲小說
  3. 現代修真小說
  4. 官場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