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熱血戰斗

更新時間:2019-02-24 20:04:29

熱血戰斗 已完結

熱血戰斗

來源:掌中云 作者:飄逸 分類:軍事 主角:薛岳,翟勤

小說《熱血戰斗》主角為薛岳翟勤,小說講述了身邊的王彪可是知道一千大洋是什么概念。看到連長無動于衷的樣子,佩服的不行。聽說連長是富家少爺,看來家里絕對有錢,一千的大洋都沒看在眼里。他還真怕翟勤不要,可又不敢說。...。趣撲文學網為大家提供熱血戰斗小說在線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楊烈看著進來的是國軍軍官,當然不在乎,一臉傲慢的說道:“你們是哪一部分的,深夜來此干什么?”

看著這個人竟然穿著馬褂,頭上還帶著一個瓜皮帽,翟勤的心里反感勁立即上升。

他最恨的就是清朝了,一個讓中國落后幾百年的朝代。清朝的歷史就是中國屈辱落后的歷史,到了近代幾乎讓人沒法形容。

帶有憤青思想的翟勤,哪能對這樣人有好感。還沒等說話,翟勤已經給這個人定為漢奸了。他媽的都已經民國了,還穿著清朝的衣服,那一定是漢奸。

當然,翟勤這個根本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人,對戰爭是沒有什么直觀印象的。抗日這個名詞,在翟勤的腦袋里只是一個名詞和一種思想。

當然漢奸就是被槍斃的對象,按著網上論壇和憤青思想,漢奸比鬼子更可恨。鬼子是外來的敵人,怎么做都可以理解,漢奸是背叛,是出賣,是罪不可原諒的人。

有先入為主的思想,翟勤的口氣也是十分的囂張:“姓楊是吧?我們是哪一部分的你管得著嗎?”

楊烈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回答的,當時不知道怎么反應。翟勤還要對付鬼子,沒時間在這里磨牙,直接說道:“馬上給我們準備一個連飯菜,要快點。”

楊烈憤怒了,一個小小的上尉連長,竟然這樣跟自己說話。向后撤退的國軍,就是一個團長,只要聽到自己的名字,也會給面子。可能這個人官職太低,不知道南京地區有名的楊烈吧。

他傲慢的說道:“楊家不是你來的地方,讓你們的長官來說。”

翟勤已經把楊烈定為漢奸的地步,忘記人家現在還不是漢奸呢,眼睛瞪起來:“別他媽給你臉不要臉。還找長官,沒看到老子就是長官嗎?痛快點,別怪我翻臉。”

這一下楊烈也激怒了,軍隊是囂張,是跋扈,可是也要看對誰。自己這里是隨便撒野的地方嗎?惡狠狠的說道:“我看你是不想當這個連長了,知道我是誰嗎?”

這些狂妄傲慢的口氣,一下觸碰到翟勤的逆鱗。后世的時候就因為這句話,他把人打進醫院。被打之人確實有后臺,感情是市里支柱企業的董事長兒子,連市領導都得給面子的人。

最后人家連錢都不要,到底把翟勤蹲了十五天拘留。這是翟勤最憤怒的地方,因為那個人要是按著法律是該判刑的,可最后卻變成翟勤打仗斗毆傷人。

這件事成為翟勤心里的一個刺痛,今天又聽到這樣的話。這可不是和平年代,這是面對著鬼子的**,說不上自己一會就死在戰場上。穿越,讓翟勤心里產生變化,讓他變得焦躁和有些歇斯底里。

畢竟短時間之內,翟勤還無法適應這個身份和現在的環境,他面對巨大的變化,要找到發泄的地方。

他大罵張猛他們,帶領士兵來找吃的,這一切都是因為翟勤對死亡的恐懼,對戰爭的心中沒底。可是他自己并不承認,就像是一個知道要死的人,進行最后瘋狂一樣。

這些翟勤不知道,也不明白,也不想承認,心情焦躁的翟勤根本就毫無任何顧忌。

楊烈的話觸到他心里的痛,一下跳起來:“姓楊的,老子說不上明天就死在戰場,還他媽在乎這些。馬上準備,要是敢說一個不字,老子滅了你全家。狗漢奸!”

楊烈當時就愣住了,這個人是瘋子吧?是不是被日本人嚇瘋了?他可是看到撤退國軍驚恐的樣子。

看到翟勤兇狠的眼神,真的有些害怕了。這些當兵的確實是如此,有時候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他們還有什么不敢干的。

看到楊烈眼里的恐懼,翟勤心里有了一絲痛快。他媽的就是膽小鬼,自己一發火就這樣,要是看到鬼子的刺刀,絕對第一個投降。南京三十萬屠殺,可能這個時候還在殺人。

當想到這點的時候,翟勤的心里有些刺痛,可是他沒有辦法。帶著自己這一百多人殺回南京嗎?翟勤突然有想殺人的感覺。

伸手一把拽出腰間的槍,指在楊烈的頭上,眼里是兇狠暴怒的眼光:“說,一句話,是死是活?”

楊烈當然不是什么鋼鐵戰士,看著眼冒兇光的翟勤,腿一軟跪了下來:“想活,長官饒命,我馬上準備。”

翟勤冷冷的說道:“jian骨頭。快點。”

王彪不是張猛,他編到翟勤這個連時間不長,只是知道連長膽小怕死,也看到一路上撤退時連長驚慌的樣子,可是這回連長的表現讓他也有些害怕。看來這是一個瘋子,以后還是不要惹他為好。

楊烈真的害怕了,他感到死亡就在眼前,這個兇狠的家伙絕對會真的槍斃自己。

楊家的人全部被叫起來,能做成吃的東西完全拿出來。楊烈怕真的激怒這個瘋子連長,自己就算是有再大的勢力也不好使。

楊家是大戶,什么都不缺,準備一百多人的飯菜還是不成問題的,但也忙活了兩個多小時。這是冬天,馬上就要過年了,大戶人家當然準備了很多過年的東西,為了保命當然不敢糊弄。

看著膽戰心驚站在一邊的楊烈,翟勤有些冷靜下來。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只是明白戰場是要死人的。自己不想死,可是由得了自己嗎?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竟然一下給自己弄到這里來了。

算了,自己都已經死一回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人死吊朝上,不死萬萬年。殺一個夠本,殺倆賺一個,怎么說自己也抗日一回。

楊烈不知道這個連長在那里陰沉著臉想什么。看著站在不遠處的夫人,過去低聲吩咐幾句。一會的時間,這個夫人用托盤托著一卷卷東西過來。

楊烈把托盤放到桌子上說道:“長官,這是五百大洋,給兄弟們賣茶喝。”

翟勤回過神來,眼睛里閃過一絲光亮,想起了看過的電視劇,在戰斗的時候,軍官會給士兵發大洋,可是很多士兵都沒有要。

他們連命都不要了,為抗戰犧牲,幾個大洋算什么。冷冷的說道:“老子和兄弟們是抗戰,命都可以不要,錢算什么東西,能買來命嗎?”

翟勤這個話說的很平靜,在楊烈看來,就是嫌少。咬咬牙,很快又取出五百。翟勤還在生死間沒有走出來,對這些錢也沒有什么概念,一千塊錢而已。

身邊的王彪可是知道一千大洋是什么概念。看到連長無動于衷的樣子,佩服的不行。聽說連長是富家少爺,看來家里絕對有錢,一千的大洋都沒看在眼里。他還真怕翟勤不要,可又不敢說。

翟勤一回頭看到王彪那貪婪熾熱的眼神,對楊烈說道:“算你識相,最好趕緊撤到大后方去,要是讓我知道你投降鬼子,我攆天邊也殺了你。”

楊烈送了一口氣,看來錢能通神,這個瘋子終于擺平了。對于翟勤的警告,他沒當回事。也不過就是一句話而已。

翟勤喝了一壺茶,飯菜終于弄好了。四十多個人連抗帶背的,還弄了幾輛獨輪車,把這些東西運回陣地。

當全連士兵看到這些吃的時候,大喊連長萬歲,立即開始大吃大喝。這可是根本吃不到的好東西,翟勤感覺自己好像進了豬圈,就聽到西里呼嚕的聲音。一個士兵一邊吃一邊說:“他媽的,吃這一頓,明天死了也值得,弄個撐死鬼。”

翟勤心里動一下,他也很餓,張嘴狠狠的咬了一口大餅。都說南方人吃米不吃面,這個餅做的還不錯。翟勤可不想自殺,他也不想死,剛才對人家說的,打仗不要老是想著自己死。

可是怎么能讓鬼子死呢?自己可沒有指揮過打仗,只是指揮別人干活了。一邊吃著飯,一邊絞盡腦汁的想自己看到過的作戰方式。

可那都是電影,到底準不準自己也不知道。不過哪一次都在序幕和片尾看到有軍事顧問,想來不是胡編亂造的。

當時只是看熱鬧了,根本沒有主意細節,再說那是影視,不是軍事教材,也不可能很詳細。翟勤一下看到那些空空的手榴彈箱子,這是張猛按著自己的吩咐,把手榴彈和子彈都分給了士兵。

翟勤一下有了主意,立即擺手把張猛王彪和另外兩個排長叫過來說道:“你們一般手榴彈都能撇多遠?”

張猛愣愣的說道:“這不一樣,臂力大的就撇的遠些。大概十幾丈吧,近的只有五六丈遠。”

翟勤瞪他一眼說道:“你不會用米說啊?什么叫十幾丈。那是多遠?”

張猛一陣無奈,大家都這樣說的。一邊的朱厚說道:“最遠的可以到六七十米,近的也在四十米以上。”

翟勤點點頭說道:“手榴彈爆炸威力多少平方?”

這回張猛不說話了,他發現這個清醒過來的連長變了,好像自己做什么他都不滿意。

一邊的李樂說道::“我們用的是仿制德國P24手榴彈,爆炸范圍二十多平米。要是德國的能達到三十米。日本的手榴彈是不到二十米。”

翟勤點頭說道:“不錯,很內行嘛。”

李樂撓撓頭笑著說:“只是愛好,知道多一點。”

翟勤說道:“張猛,挑出五十名臂力大的,能撇到五十米以外的人。”

張猛想問為什么,張張嘴沒敢問。翟勤喊道:“都他媽別吃了,起來測試一下,撇到五十米以外的賞大洋一個,不足五十米的沒飯吃。”

這些士兵也不知道他們連長怎么了,以前根本不管這些事,前面四五里地遠就是鬼子,半夜三更的測試手榴彈。可是聽說有一個大洋的獎賞,都十分興奮。他們一個月的軍餉才多少?法幣不值錢,按著大洋就兩個大洋,這一下就是一個大洋。

張猛他們也不知道翟勤要干什么,不過不敢不執行,他們連長變了。

時間還真的不長,一百多人就測試一遍,結果讓翟勤吃驚,全連竟然有七十多人達到五十多米,有二十幾個人竟然在六十多米以外。

翟勤說道:“張猛撇的最遠,這些人你指揮,集中全連手榴彈給你們。馬上吃完飯,半個小時后行動,怎么辦路上我再告訴你們。”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2. 廢材逆襲小說
  3. 熱血爽文小說
  4. 軍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