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抗日奇緣

更新時間:2019-03-10 13:04:54

抗日奇緣 已完結

抗日奇緣

來源:有書閣 作者:莫少卿 分類:軍事 主角:橄楨,凌鳳

小說《抗日奇緣》主角橄楨凌鳳是作者莫少卿最新完結超火的一部軍事類小說,主要講述了橄楨出身于獵戶家庭,年少時玩過獵槍,有一手好槍法,還學過武術和日語。一次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對夫婦被一伙不明的悍匪追殺,橄楨出手相助,由于婦女中槍奄奄一息,上帝無法拯救她的生命,橄楨的父母和爺爺遭到悍匪的報復。槍王感激,授受狙擊槍技給橄楨,最后槍王和橄楨一起鏟除了那伙悍匪的老巢。后來,橄楨的兩個師傅,一個是槍王,另一個是日本師傅,他們在寺廟里感染上瘟疫,最后離開了人間,橄楨不得不離開了寺廟。在此,他在山上勤奮練起武術和狙擊遠程射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78團三營代理營長曹邦,對自己的部隊麻痹大意,放松警惕,釀成悲劇的發生,給部隊造成慘重損失。在105師部隊中影響很大,簡直把戰爭當兒戲,拿士兵的生命來開玩笑。師長震驚憤怒,成立了特別監察小組前往調查核實此事,把團長降職為副團長,凌風提升副副團長兼三營營長職務。與此同時,小二升上副連長,小韓升上副營長職務。對78團進行作出了調整,對三營的一些領導玩忽職守罪進行降職處理,重新調整結構,把小二和小韓充實到三營中去。

凌風前往任職之際,叫妹妹要聽橄楨的話,叮囑她,不論遇到什么挫折,不能感情用事,現在你已經是名長官了,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凌風又把橄楨拉到一邊,說:“我只有一個妹妹,我把她托付給你,你一定要帶好她,讓她不斷的磨練自己。你自己也要保重!”

凌鳳含著淚對哥哥說:“哥,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那個任性的小姑娘了,我一直把橄楨當是自己最好的親哥和兄長來看,他又是我心愛的男人,他到哪兒,我就跟著他到那兒,我們形影相隨。”凌鳳說完自己的心里話,輕輕地抹去熱淚。

橄楨知道他們兄妹之情,沒有打斷他們的談話,一直站在旁邊聆聽。凌鳳把身體靠近了橄楨,橄楨才伸手扶住她,安慰她別難過,還幫她抹去眼淚。凌鳳當哥哥的面,幸福的和橄楨擁抱了一起。

路上,小二對橄楨說,是你讓我學會了許多,還教會我變成了一名狙擊手。現在我的生命是有價值的,等把鬼子趕出了中國,我們就能在一起了。

凌鳳也叮囑小二好好干,要聽哥哥的話。

小韓和橄楨擁抱道別。

在蜿蜒的小道上,橄楨和凌鳳送走了凌風,小二,小韓子他們,大家相互說道,保重自己之類的話,揮淚道別……

橄偵和凌鳳在團長的督導下,穿上了軍裝。再說橄楨已經成為一名指點員,必須得穿上軍裝,副團長的職務對他來說,沒有多大的興趣,反而使他沉默是金,變得越來越老練,成熟,穩重。

橄偵對大家說:“我們在行動上,要迅戰迅決,不能讓敵人猖獗起來,要滅掉他們的囂張氣焰,給山本雄磉大佐準備一份厚禮送上了。”

大家哄然大笑。

山本雄磉大佐牢記藤田佐閣將軍的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為了自己的戰果棋開得勝,慶祝會上贊賞自己的果斷英明。說曹邦是個傀儡,是庸才,讓自己的士兵無畏犧牲送死,自己也搭上了一條性命。

娌惠民子知道自己的重任,也知道這支浪人是藤田佐閣將軍的心血,是他的魂。

突然,一輛小軍車進入了山本雄磉大佐的防區,三個軍官昂首闊步,迅速走進娌惠民子的辦公室。

娌惠民子很驚訝,上峰的來訪,一點頭緒也沒有,連吃的也沒有準備好,這不讓自己丟面子嗎?深深地往他們身上掃一眼,覺得在他們的眼光里,露出一絲的殺氣,兇殘,更不知道他們是哪軍部的。

橄楨對娌惠民子,溫馨喊了她的名字:“娌惠民子!怎么又把你的老同學給忘記了!”

娌惠民子望著橄楨許久,慢慢地才吭出那幾個字“田坂次太郎”!

橄偵用日語和娌惠民子聊了起來,方知是東京山琦大坂司令部的官員,前來督察參戰。橄偵說自己是田坂次太郎大佐,指著賀森說,他叫伊春小野大佐,又指另一旁邊的官士說,他叫伊春一郎上將。

娌惠民子向他們點點頭,自我介紹說,我叫娌惠民子,是藤田佐閣將軍領導下的特高課行動組的關機長。

“唷希,唷唏!”

“謝謝,請多多指教!”娌惠民子出于禮貌待客。

娌惠民子覺得橄偵越來越帥氣,又是軍事家,和自己聊天非常開心,沒有任何阻礙,有心的向橄楨討好,溫情脈脈的送上溫柔的目光,深情厚誼的望著橄楨的舉動,聆聽他談吐風情。不知不覺中,娌惠民子深深的被橄楨所說的每句話迷住了,對他情真意切,真的好想和他在chuang上萌動自己的人生。

娌惠民子來到中國,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風度翩翩,才華橫溢的伯爵,要是在東京,自己會捧一束美麗櫻花,為愛情點燃那把圣火,為他廝守,做名溫柔的賢妻良母。

橄偵注意到娌惠民子的眼神和形態,知道娌惠民子對他含情脈脈,對他賣萌。橄偵也知道,這是戰爭,日本女特務愛上了自己,這不是天方夜譚嗎?橄偵沒有受到她的鐘情困擾,此波瀾彼伏,趁機行事,把話題轉移到建立浪人組殺手一事之上。

賀森得意忘形,用生硬的中國通聊起來,娌惠民子覺得賀森的中國通還比日語利索,順口。

娌惠民子顧及說話,卻忘記給幾位將軍倒上咖啡,一邊倒上咖啡,一邊談到武士的建立。說這件事不太好辦,常受到八路軍的偵察兵襲擊,元氣損半。

現在又秘密從日本調派一支精良的武士到中國來,協作我們部隊開展工作,有力打擊敵人。但敵人也很猖狂,常來騷擾我們,為此,讓藤田佐閣司令將軍深感頭痛。

“噢,有這回事?”

賀森假裝賣腔說道:“看來我們的軍事不如敵人啊,他們的情報來源非常準確,我們不妨在密碼上作文章呢?同時也利用工作之便,迅速破獲敵人的密碼情報啊!”賀森假裝自在說道。

一個日軍敲響辦公室的門。

“請進!”

“報告,有份急電。”

一份急電是藤田佐司令部發來的,是關于對中國古董運回日本的計劃密電。

藤田佐司令部還要娌惠民子課長迅速命令,把張家村的小黑率領的浪人殺手,撤到上岳山一帶活動。

上岳山地盤很大,環山四伏,圍繞兩個村莊和一個大鎮,此處還有國軍和八路軍活動出沒的地方,正好演示浪人的潛力和能耐。

“攻其不備,出其不意,兩全其美!”

至于那份急電沒有提到古董的數額,名稱,現已落在何處?對賀森而言,他始終想到的是,不能讓鬼子得逞,這是我們中國的文化,不能讓鬼子把這批古董運回日本,他得想出一個妙計,他對橄楨側目而視,心想,橄楨一定有辦法找到這批文物古跡的。

橄楨看到了賀森的眼神,便對娌惠民說:“我對中國的古董和悠久的文化有著深厚的興趣和愛好,中國的文化太好意思了,你不仿也學一學中國的文化,講一講中國話,你就會知道這里面多么的奧秘,尤其是古代唐詩,許多外國學者都很注重研究這方面的東西,叫做中西合璧。”

“噢,真的有那么神奇,那你也會中國通嘍?”

橄楨故作咳嗽一下,清下嗓子,說:“中國通沒什么難學,關鍵是你有沒有興趣去學嘍!不過,我可把丑話說在前頭,我沒興趣認你這個學生,當你的導師!”

“你不教我,誰能教我啊,我們都是大學同學,怎么你就那么小心眼不教我學點中國通嗎?”

“我給你推薦一個吧!”

“誰?”

賀森開始以為橄楨要說的他會是自己,但他沒有對娌惠民提到自己的名字,他心想,橄楨不想教她識字,原因何在,娌惠民子不是和田坂次太郎是東京的大學同學嗎?難道他在給娌惠民子暗示著什么呢?真搞不懂,讓自己亂言亂語去猜出,真的不知道他的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賀森假裝端起一杯咖啡遞給橄楨,兩人的眼神眉來眼去。橄楨知道他心里很著急,只好說出那個娌惠民子的上司山本雄磉大佐也是個中國通。

橄楨對娌惠民子嘀咕了一陣,只見娌惠民連連點頭,于是,娌惠民回到自己的臥室裝扮成中國平民百姓的樣子。

他們走出了鬼子的防區,來到一間上等的飯館,橄楨對店小二說,給我點幾樣有中國特色的菜來。

店小二認為這兩三個人很有錢,眼睛不停的轉,賊眉鼠眼的,想打這些人的主意,也許他的小算盤打錯了,不先打聽打聽這幾個人是什么來頭?

橄楨對他瞪眼,罵他還愣著這瞎干嗎?

隔不到一根煙的功夫,點出來的菜還沒解釋菜名。突然,飯館就來了五個地痞流氓惡霸,其中一位對老板大嚷起來說:“大爺要把這通通包了,叫這兒的小人通通的滾蛋,你趕緊……”

一位長得滿臉橫肉的家伙,頭上抹著油亮油亮的,拉起袖子,說:“你們幾個還不趕緊走!”他說著慢慢晃悠走來。

娌惠民聽不懂他們罵什么?知道是這幾家伙來惹事,老娘也不是好惹的,正想掏槍,被橄楨壓了回去,給賀森一個眼色。

賀森長得滿臉胡子,起身拉著那人過來說:“看清楚你的爺是干什么的?你的爺的爺在這吃飯,一點規矩也不懂嗎?”

那人不怕邪,伸手就想和賀森動粗的。橄楨怕賀森使用中國功夫,反而暴露自己的身份。橄楨大吼一聲,一個柔道散打擊了過去。那人的臉被橄楨抽了一個耳光,說:“八嘎,死了死了的!”又往他的臉上抽打兩個耳光。

他們丈著地頭蛇的勢力,根本不怕這三個人什么來頭,只見那人捂著臉一揮手,五個弟兄就包抄了過來。

娌惠民掏出手槍,大怒:“你們不想死的通通滾蛋!”

他們看到娌惠民子說的是日本話,還是個日本女人,知道他們是鬼子,不好惹。正想脫身離開,被橄楨飛起一腳,摔倒在地,橄楨恨恨踩在他的頭,用中國話說:“叫你的弟兄把你的頭兒請來?

幾個弟兄看到自己的頭被這鬼子踩著,不敢上來。又聽頭要他們喊老大過來,不得不退下,他們知道老大是鬼子的黑衣隊負責人。

當他們的老大知道自己的弟兄惹怒了鬼子,假裝對他們罵道,還不快滾,在這里丟人現眼,沒干點正事來,成何體統?他皮笑臉不笑,對橄楨抱拳說道:“小的給你賠禮道歉,他們不知道是你們來這兒吃飯,今天的飯局算是我們的。”

“你就是那個頭嗎,干嗎你的弟兄假裝不認識我們,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娌惠民子憤怒一槍把他結果了,鎮上響起了槍聲。鬼子聽到槍聲,分兵四處搜尋。

橄楨這招很厲害,借鬼子的手把這黑衣隊的頭子干掉,因為他的雙手沾滿了平民百姓的鮮血。上次是他把幫黑衣隊引開的,讓韓東脫身逃離危境。這次總算把這惡人除掉了。

鬼子很快來到這間飯館,看到娌惠民子這身裝扮,和兩個男子坐在一起吃飯,旁邊躺著一個人。娌惠民子對那幾個鬼子揮手,把他們通通押送回去。

賀森不知道橄楨來這么個突然怪招,在危境中出其不意,攻其無備。

娌惠民子對橄楨說道:“他們太讓我們掃興了,吃個飯也被攪了!”

沒事,下次找個好點的飯館吧,再說,那些所謂黑衣隊的人,按理知道你娌惠民子的啊,我們算是陌生點,沒和他們打交道,當然他們不認識我們嘍,而你和我們不一樣,我看是他們沒把你放在眼里吧,盡給你惹事。

娌惠民子怒氣,說:“我要剝他們的皮,連我們大日本帝國的將士也敢惹,不怕掉腦袋嗎?”

橄楨有意讓她生氣,原歸正道地說:“有空找一兩個中國古董來欣賞吧!”

聽者有心,說者無意。娌惠民知道有批中國的古董準備從天津碼頭進來,具體時間還不太清楚,由于這段時間霧大,走水路不便,但又怕在陸地上運這批古董,生怕不安全,地方有太多的強盜和搶匪。

猜你喜歡

  1. 廢材逆襲小說
  2. 熱血爽文小說
  3. 短篇美文
  4. 鄉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