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瞰想記

更新時間:2019-03-14 19:06:11

瞰想記 連載中

瞰想記

來源:掌中云 作者:汝莛 分類:軍事 主角:芒樺,布谷

書名叫《瞰想記》的小說,主角是芒樺布谷的小說是作者汝莛所編寫的軍事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亂局陰云逐漸籠罩整個超地世界,六塊構想源石還沒有全部現世,玄族人的最終目的全部著落在布谷與芒樺兩個年輕人身上,幾維系與零琴系之間的博弈也是他們兩人亦愛亦恨的過程。另一邊,盛天憫的解謎之旅還在繼續,圖洛棋譜、三色迷局、圣子夢境……一個個更為難以琢磨的謎團在指引著他們逐漸撥云見日,抵達迷霧的終點。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怎么還會記得超紀元前暗蝥族的舊約?那可是非常遙遠的歷史了。”憫雀問老螻。

“這是和‘喚噬醒’一起留下的祖輩的遺產,既然我學了‘喚噬醒’,也就必然會繼承這個舊約,暗蝥族的祖訓不可違逆。”老螻一本正經地回答,“主子若記得這個舊約,想必也由知雀族技師一輩輩流傳下來的吧?”

憫雀嘆了口氣,“這個古老的舊約并不是祖輩流傳下來的,而是我在超紀元前史料上看到有只言片語記載,況且目前純粹的知雀族人已經幾乎絕跡。鳥族大融合后,血統混雜。現在僅我這一支的血統單一的知雀族后人了。倒是‘啼音技’這種古老技藝還很完整地保留下來,不過很少有鳥族人沿襲它,我也是不想讓它在純種知雀族這里失傳,就學了過來。”

“也許是玄神注定吧,我們也算是有緣。”老螻雙拳并攏,虔誠地說道。

“你們暗蝥族信奉玄神這個傳統你也沒丟啊。”

“我們暗蝥族人永遠相信玄族神明會賜予護佑之力。”看樣子如果不是坐在懸翼機上,他甚至可能會立即匍匐下拜,隨即他又問:“對了,我想知道你們在搜索瞭空艇的時候似乎沒發現我在里面,我是等著你們走遠才出來的,怎么會第一時間就被追蹤了?”

憫雀輕輕一笑:“其實我們在艇里搜索的時候我已經發現了些許異樣,一個是供給物資少了一些,恐怕是有人在艇里待過,如果是敵人做的,不可能只帶走很少一部分,要么原封不動,要么全部帶走;另一個,我在駕駛艙下方的艙板處發現沒有任何破損碎片,一看就是有人清理過,而且艙板下面是一個小型檢修工具箱,里面有微弱的聲響。我不知道如果當時打開艙板是否會被里面的人偷襲,于是沒聲張,讓一名護衛員在隱蔽處監視著瞭空艇,等有情況立即通知我。”

“難怪,主子確實有一套。”老螻由衷贊嘆。

“說說你的事,”憫雀回問起老螻,“怎么會跑到那艘瞭空艇里去了?”

“唉,我也是被逼無奈才想暫時委身在那里幾天。”老螻嘆了口氣說,“本來我的家族一直在噬族聯邦和麋源族聯邦交界的濁雨森林西端幽嵐谷中的一個小鎮子里生活,與世無爭,幾年前從濁雨森林那邊來了一隊麋源族的人,說是與噬族聯邦政-府有協議,來幽嵐谷作地質考察的。我們鎮子里的人莫名其妙,后來不知道誰傳出去的,說鎮子里有暗蝥族的后裔,還說會古技‘喚噬醒’,那些人來了興趣,把我家族的人男女老少都找了去,后來竟然全部沒了蹤跡,好像人間蒸發了一般。那時我恰好不在家,去了聯邦首府密山城辦事,等回來才知道發生的事情。一個遠房親戚將我藏了起來,告訴我說那些麋源族的人似乎和鎮上聯邦政-府機構還有技師公會有關系,我們家族人的失蹤他們完全不聞不問,所以如果我再出現,一定也會被他們搞失蹤的。之后他將我在家藏了數天,等麋源族的人全部走后,他告訴我,幽嵐谷不能待下去了,恐怕連噬族領地都難以容身了,讓我去別的族群聯邦安家,混口飯吃。我沒有辦法,自己孤身一人逃出幽嵐谷,去了長人族領地。但恐怕你們鳥族人都知道,長人族人很排外的,我在那里根本無法立足,只好向南過了楓蔭三角洲,流落到了鰭族聯邦領海的冥邃群島地區。在那一忍就是四年時間。”

“我說你怎么拼命往彩明山口跑,還是想去麋源族那里去找你的族人是吧?”

“這……我倒沒想過,只是慌不擇路才往那里跑的,因為在這里過不了淺海,只有那一個地方可逃。”

“那你這些年是怎么過來的?鰭族人就能夠接受你嗎?”憫雀問。

“鰭族人還好相處一些,至少能給我活干,我就是打打零工,饑一頓飽一頓的。后來我實在餓得受不了了,就去集市或者喧鬧場所用‘喚噬醒’技藝來操縱昆蟲做些偷盜的事情。不過和主子您說,我沒有什么貪念,能讓自己填飽肚子就滿足了。有時候心里也確實不舒服,但也是生活所迫,沒辦法。”

“‘喚噬醒’傳到你這里居然用于偷盜,也是夠悲哀的。”憫雀感嘆道,“那后來呢?怎么又到了這里?”

“后來畢竟沒有不透風的墻,在我落腳的冥邃群島浮生鎮,來了一個新任治安官,偶然之間發現了我的偷盜伎倆,便全鎮通緝我,讓我只能再次選擇逃離。他還放下話來,在他那里沒有能逃掉的罪犯,于是陰魂不散地對我緊追不舍。我跑到哪里他就追到哪里,每次他好像都能提前偵知我的行蹤一樣,根本不讓我喘口氣。我只能通過‘喚噬醒’讓昆蟲幫我預警他的追捕。這幾天我逃到了環界半島,他自然也追到這里,從昆蟲那得知他現在已經到了溯月鎮,我本想一鼓作氣往東南方向鳥族的西萊市躲一躲,但不知道怎么過淺海,所以只好先在溯月灣海岸線一帶隱藏起來。無意中發現了這艘遺棄的瞭空艇,便將它當作暫時的居所。”

“你是不是把我們當作追捕你的鰭族治安官了?”憫雀問他。

“那倒沒有,他是只身一人。”

“那他可夠執著的。”憫雀有感而發,“他叫什么名字?如果他能去環界俱樂部,我可得結識一下。”

“他叫鱗良。主子,如果您覺得我做的事情的確罪有應得,應該被他逮捕,我二話不說,立刻去向他投案自首,讓他也有個交代。”老螻正顏厲色地對憫雀說。

“這倒不必,”憫雀對他說,“你也有很不堪回首的往事,家族被麋源族的人莫名其妙弄失蹤了,難道你就不想去找他們的蹤跡嗎?”

“當然是想,不過現在連我自己生活都困難,更別說……”

“那你就到我的環界俱樂部謀個差事,生活不會是問題,以后也會幫你打探你們家族的消息。至于那個鱗良治安官,如果要找來,我自會去應付。”

老螻聽到這里,自然高興,對憫雀千恩萬謝,并表示以后會死心塌地跟隨憫雀。

再次回到瞭空艇殘骸處,憫雀讓陸鳶重新仔細檢查了平衡器部分,陸鳶檢查過后告訴他平衡器在被敵人襲擊時也被破壞,查不到什么動過手腳的痕跡。這也在他預料之內,隨后憫雀讓幾個護衛員用懸翼機上的載重運輸掛件拉好瞭空艇殘骸,所有人返回俱樂部。

回到俱樂部,憫雀的第一件事便是急急往布谷房間而去,見到布谷正在chuang上和她的寵物玩耍,看樣子已經基本沒問題了,才松了口氣。

“憫雀哥,你回來啦?”布谷見到憫雀進屋,開心地跑過去拉住他的手。

“怎么樣?已經沒事了?”

“沒事了,你放心好了。”

“我和你說的事,都吩咐下去了吧?”憫雀低下聲來問。

“都吩咐好了。”

正說著,陸鳶和老螻也跟著憫雀走進了布谷的房間。布谷看見老螻,嚇了一跳,“憫雀哥,這個人是誰?好嚇人。”

“布谷君別害怕,這是老螻,我們在瞭空艇殘骸處找到的他,是個挺可憐的家伙。”憫雀安慰布谷說。

“主子,這個小姑娘是?”老螻見憫雀和小女孩兒很親近,就仗起膽子問。

“她是兵站的聯絡官,布谷君。”

“兵站?”老螻有些不解。

“哦,既然你說了要死心塌地跟隨我,我也就不隱瞞了。我們這里表面是個俱樂部,實際上是鳥族聯邦軍事委員會駐環界半島的秘密兵站,布谷君是這里的聯絡官,而我是她的監護人。”

“難怪主子能調遣武裝人員和軍事裝備,我之前還奇怪您說您自己是俱樂部的負責人,我便沒敢再刨根問底問。”老螻恍然大悟。

“以后也請你對此守口如瓶,布谷君會給你在兵站找個差事的。”之后憫雀又將老螻的事簡單向布谷說明。

“那我以后就叫您小主人吧?”老螻恭敬地對布谷說。

“別別,這么叫我不習慣,就和憫雀哥一樣,叫我布谷君就好。”布谷回應他,然后指著旁邊她的寵物短尾鶶說,“叫它糖豆。”

老螻摸了摸后腦勺,有點不好意思地打招呼:“布谷君!還有糖豆。你們好。”

“對了,憫雀哥,”布谷不再和老螻閑聊,轉臉對憫雀說,“下午你不在的時候,俱樂部來了個鰭族人,兇巴巴的,我看那樣子是個厲害的家伙,似乎在找什么東西,或者是找人。憫雀哥是不是該注意一下他?”

老螻聽到這話,立即變了臉色,也轉頭看向憫雀。

“知道了,我會留意的。”憫雀不動聲色地回答道。

猜你喜歡

  1. 長篇言情
  2. 熱血爽文小說
  3. 現代修真小說
  4. 冶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