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山海一樓

更新時間:2019-06-12 11:02:52

山海一樓 連載中

山海一樓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三月微冷 分類:仙俠 主角:京墨,蟬衣

小說主人公是京墨蟬衣的小說叫《山海一樓》,它的作者是三月微冷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主要講述了以山為經,以海為維,以一為始,以樓為介,故為山海一樓。東都城,里仁巷,一家名為“山海居”的店里有三個非人,女店主京墨無所不能,伙計蟬衣蒼術插科打諢,在山海居內相愛相殺,煮酒喝茶,講各種故事,述世間冷暖,品百味人生。山海居的三樓有著通往異界的12扇大門,門的后面又藏著怎樣的秘密……帶你走進恢宏詭秘的山海世界,一首十尾的何羅魚,見之則大水的夫諸,昆侖仙山的青鳥,令人向往的不死國,奇異的貫匈國……寫的是妖、神、鬼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城門大開,兩旁也無守衛,往來行人絡繹不絕,不僅有讙朱國的人,還有一些正常的人類,也有長著長腦袋和臉,紅眼睛,白頭發,長著鳥一樣的喙,身上長滿羽毛,背上有一對翅膀的奇怪物種,蒼術,京墨,蟬衣三人看的目不暇接。

目露好奇之色的蟬衣看向一個黑皮膚,周身有黑毛,樣子像野獸的物種問道:“這個是哪里人?長得奇怪不說,還能口吐火焰。”

京墨看向蟬衣所說的物種,只見他一張嘴,就吐出一條長長的火焰,中間是紅的,邊緣是藍的,使得他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灼熱。

笑道:“那是厭火國人,以吃火炭為生,因而能夠口吐火焰。”

蒼術一邊聽著兩人說話,一邊用筆在竹簡上撰寫著什么,聞言,不解:“既是人人食火炭口吐火焰,為何叫厭火國,不應該很喜歡火才對嗎?”

“因為厭火國內住著火神的隨從“禍斗”,它是吃火吐火的神獸,每到一處就會“火燒連營”,燒成一片廢墟,國人都很忌諱見到它,所以國名為“厭火””京墨解釋道,復又看向蒼術“你在寫什么?”

蒼術不好意思地撓頭笑笑:“我在寫這里的所見所聞,想著把這些記錄下來,以后閑暇時可以翻閱。”

京墨笑道:“這可真是個好習慣。”嗯,還可以把它編成故事,寄在書鋪售賣,應該能賺錢!

三人邊走邊聊,氣氛很是和諧,一不留神蟬衣便被一個七八歲的讙國小童撞得踉蹌了幾下,往后退了幾步這才站穩。

撞到人的讙國小童連忙道歉:“對不起,是某莽撞了,您沒事吧!?”眼中帶有歉意。

蟬衣揉揉被小童撞到的地方,有點兒疼,揉了幾下,也就好了,心中暗想:看著不過七八歲孩童,力氣就這么大了,看了眼身邊走過的成年讙國人,這一拳都能把她打趴下……

看著小童,擺了擺手,語氣溫和道:“沒事,下次小心點兒,你自去玩吧。”

小童見她和善,朝她害羞一笑。

蟬衣也展顏一笑,正欲離開,卻被小童叫住:“這位姐姐,某能不能拿這幾顆珠子和你換那個”手指指向蟬衣腰間掛著的佩玉,佩玉通靈剔透,翠色溫碧,瑩潤光澤,蟬衣略為詫異,看向小童手中,有幾顆渾圓飽滿的珍珠,珍珠表面似有光華流轉。

蟬衣解下腰間佩玉,拿在手中,蹲**身去:“你要拿這么多和我換?”指著珠子說道,小童點頭,蟬衣默然不語,倒是京墨拿起蟬衣手中佩玉放到小童手中,笑瞇瞇道“你若喜歡,送你便是了。”笑容帶透著一股奸詐。

可惜小童低頭沒看到,抬起頭來滿臉通紅,朝京墨道了謝,把手中珍珠一股腦全塞到蟬衣手中,不等蟬衣反應便跑遠了,蟬衣回過神來,生氣道:“京墨,你怎么就給換了,我還沒想好呢!!”

京墨嘻嘻詭笑:“因為啊,有好玩的事情要發生了呢!”

蟬衣見京墨那詭異笑容,突覺背脊一涼,不敢再問。

一路上蟬衣把玩著新得來的珍珠,蒼術在竹簡上寫寫畫畫,京墨則做個引路人。

一個時辰后,三人來到赤水岸邊,岸邊有來來往往的讙國人,他們扶著翅膀走路,鳥喙中叼著新鮮的魚蝦,蟬衣甚至看到有的讙國人鳥喙中叼著海龍和海馬,被他們直接吞咽入腹,也有幾個讙國人圍成一團,擋住了蟬衣看過去的視線,讓她很是好奇,想過去一探究竟。

蟬衣鬼鬼祟祟地挪過去,只見讙國人圍著一個厭火國人叫嚷著:“快,快點火啊,好久沒吃到烤過的魚了。”

“是的呢,我這次還特地捉了幾條海龍,不知道好不好吃。”

“海龍哪有不好吃的!?”

“就是,好吃是好吃,不過不好抓。”

“那也比那群人族好,抓都抓不到,只能靠我們。”

“哈哈哈,說的對。”

厭火國人往嘴里塞著火炭,朝讙國人喊道“都讓開些,燒著你們可別來找我”剛說完,嘴里朝著木枝噴火,木枝的頂上方架著一個網格狀東西,十幾條海龍和海馬,魚蝦之類的還物種放在上面,火燃燒著木枝,使得火燒的愈發旺盛,一盞茶過后,上面的食材便都變得焦黃,香味也隨之傳了開來。

蒼術不知何時走了過來,悄..地對蟬衣道:“看起來不錯,想吃嗎!?”

蟬衣下意識點頭,隨即搖頭,目露警惕地看向蒼術:“我告訴你啊,我不想吃,別想著算計我,我沒錢。”別人是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我是窮,不明所以,一貧如洗╮(╯▽╰)╭

蒼術“啪”的一聲收了折扇,故作傷心道:“我們上百年交情,沒想到你居然是這么想我的,可真讓我痛心啊o(╯□╰)o”目光看向那群讙國人……手中的烤魚,悠悠道:“只是聽說海龍和海馬的肉質鮮嫩可口,松香美味,你就不想嘗嘗!?”蒼術再接再厲,不遺余力地**著蟬衣。

蟬衣看向讙國人大快朵頤吃肉的樣子,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口水,堅定道:“我不餓,我不饞,我不想吃。”

蒼術作惋惜狀:“那,走吧!”

蟬衣念念不舍又看了一眼讙國人……的魚……

京墨看向赤水,一望無際,水天相接,依稀能看到赤水中央有個黑點,蒼術和蟬衣回到京墨身邊,站定,朝赤水望去,也看到黑點,好奇問道:“那是什么!?”

京墨搖頭,朝著一個人族老翁走去,老翁身穿灰褐色衣衫,面色黝黑,但眼睛炯炯有神,見有人向他這里走來,咧嘴笑了笑,大聲喊道:“三位可是要乘舟賞景!?我這價格最是公道,童叟無欺。”

蒼術上前詢問價格,讓老翁送他們靠近水中的那個黑點。

老翁語重心長道:“那個黑點就是個小島,島周圍有個無形的屏障,擋住了,進不去,那邊沒什么好看的,島周圍都是些花啊草啊的,還沒外面的景色好呢!”

蟬衣問道:“那里面呢,有沒有什么奇怪的樹之類的。”

老翁擺手道:“那哪個曉得哦,反正我是不曉得的,都進不去,只能看到外面一層,里面有迷霧遮住了,看不到的,我說你這女娃子,做啥子非要去那地方。”

京墨道:“我們還是按剛才價錢來,但不用老伯跟著去了,你在這里等我們回來,可好!?”說著,蒼術給了老翁幾塊玉石。

老翁接了玉石,又勸了幾句,見他們堅決要去,囑咐他們小心一些,獨自坐在石頭旁。

蒼術劃著槳,京墨和蟬衣向四周望去,湖岸風景秀麗,郁郁蔥蔥的樹木,連綿起伏的青山,湖水靜謐無波,隨著小舟向湖中央劃去,視線中浮現了小島的模樣,與老翁說得別無二致,旁邊一圈花草,花朵靜靜綻放,細看里面,卻有一層白霧朦朧了視線,周圍有一層結界阻隔了小島與外界的聯系。

蟬衣和蒼術用術法攻擊,也無效果,幾番嘗試皆無果,京墨見了,看著結界里面,目光更加幽深,淡淡道:“回去吧,這結界我們現在進不去,不過,三珠樹就在里面。”

蟬衣見京墨這樣說了讓蒼術劃舟離開,老翁坐在石頭旁遠遠見到三人身影,高興地招呼道:“回來啦!?”待三人下了小舟才道:“進不去吧,我都跟你們說了,那地方有屏障,你們非不聽,還好那屏障只隔絕人探望,不攻擊人,嘖嘖,現在的年輕人啊……”

蟬衣左右張望,一臉賊嘻嘻的樣子:“老伯,你們都不好奇里面有什么嗎,萬一有寶貝呢!?就能發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峰啦!”

老翁擺擺手,沒好氣道:“不好奇,也沒膽子好奇,就算里面有寶貝那也不是我能得到的,即使僥幸得到了,也是懷璧其罪,而且我們凡人哪有那個本事?你這女娃子……就知道白日做夢,別想這些有的沒的,一邊玩去。”

蟬衣也不惱,笑嘻嘻地指著岸上讙國人和厭火國人:“那不還有他們嘛!”

老翁急道:“你這女娃子,說就說,做什么用手指著別人,夭壽哦,讙國人脾氣暴躁,當心把你扔水里喂魚去,快把手放下來。”見蟬衣吐了吐舌頭,把手放下才繼續道“這讙國人除了有對翅膀,喜食魚類外,與我們人族并無不同,吃五谷雜糧,而厭火國人,除了長得嚇人,吃火炭,會噴火之外,也與人族一樣,都是混口飯吃,不需要什么寶物,在這世間,能活著已屬不易,就不要再奢求別的了,知道的越少,才能活得越長久。”

京墨聞言也笑了“這也是知足常樂了,能平安活著,誰也不想參與到一些事情中去,以免引起無妄之災。”

老翁摸摸胡子,贊道:“你這女娃倒是聰慧,我也只愿這一生平安喜樂,一人,一舟,一輩子嘍!”眼中有這屬于長者的慈祥與睿智。

京墨與老翁閑聊著,而蟬衣和蒼術則向烤魚的地方走去,火上正烤著海龍和海馬,香噴噴的,油滴在火中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饞的蟬衣直吞口水。

“咱說好了,今日吃烤海貨的銀錢,你下月發了月錢要還我的。”蟬衣一臉嚴肅對蒼術說道。

蒼術一搖折扇:“這是自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蟬衣撇嘴,嘀咕道:“大冷天的,搖什么扇子,死**。”最后,蟬衣用佩玉換來的珍珠與讙國人換了幾條海龍和其他海貨,不多,但足夠四人吃了,蟬衣,蒼術拿著海貨來到老翁和京墨旁,遞給兩人,老翁起先不要,勸說幾句,才伸手接了,感嘆道:“我們凡人雖也能去捕撈魚蝦,但這海龍可不好抓,只有讙國人的鳥喙才能抓到海龍,你與他們換的這些,也得是用了好東西他們才肯和你們交換吧!”

蟬衣一邊吃一邊回答:“6顆珍珠換的。”

日落西山,白鳥歸林,三人行走在赤水岸邊,岸邊的人都結伴回家了,只余幾個人還在收拾東西,蟬衣問道:“天快黑了,在野外肯定不安全,我們去哪兒?”

京墨沒回答,反而問道:“你能感應到那塊佩玉的位置嗎?”

蟬衣愣了下,細細感應,確定了位置,指著一個方向道:“在那兒!”

三人在一家農舍院門前停住。

“就是這里了。”蟬衣篤定道。

蒼術上前敲門,里面很快傳來聲響,一個小童上前打開院落的門,見到三人,認出是早晨街上和他換珍珠的姐姐,甜甜笑道:“姐姐,你們有事嗎?”

京墨也笑:“不請我們進去坐坐嗎?”

小童聞言退到旁邊,請三人進屋坐,京墨坐下后,似是感應到什么,一雙黑眸深暗如沉夜,看向小童:“不請她出來嗎?”

蟬衣面露疑惑,小童小臉因驚嚇而變得煞白,卻還強裝鎮定:“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京墨看向桌上茶碗,淡淡道:“她快死了吧,真的,不考慮讓我救她么,錯過了這次機會,她可就真的死定了哦!”

小童臉色慘白:“你,你怎么會知道……”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2. 熱血爽文小說
  3. 仙俠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