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鳳泣宮壸

更新時間:2019-06-13 09:03:49

鳳泣宮壸 連載中

鳳泣宮壸

來源:悠空小說 作者:仁壽皇太后 分類:仙俠 主角:孝杰,花小蓮

完結小說《鳳泣宮壸》由仁壽皇太后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孝杰花小蓮,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花小蓮聲稱,這暴室獄的火是你放的,宋晨是你殺的,彎彎是你害的。可是屬實?”.........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蘇鐘娘聽著安琳不溫不火的話,心底是越來越涼。不過,她還是不甘心就這么敗北,強辯道:“就算宋晨體內的真元是我的,那又如何。宮早有規定,女官是可以傳授法決給自己即將舉薦提拔的宮女的。這宋晨,自從留在我的身邊之后,頗得我的喜歡,宮女宮室分配完后,我就傳了她點兒心法口決,并且將自身真元輸入她體內,引導她運功。才不過四日時間,她的身體還沒有形成自己的真元,就中了凝香散,而她體內沒有控制的真元,感應到凝香散的**,自然要保護她的身體,從而和凝香散發生激烈對抗,導致雙方越纏越緊,最終讓宋晨毒素家加劇,死于非命。所以,宋晨體內有我的真元,并不能證明我就是兇手!至于我傳功給宋晨的事兒,慶元殿上下幾乎傳遍了,大人不信,可以去調查。”

蘇鐘娘一口氣說完之后,暗自松了口氣,幸好,幸好自己曾經傳功給宋晨,否則今日還真的在劫難逃。

安琳看著蘇鐘娘從不安到鎮定下來的神情,她就明白,這一次是無法從蘇鐘娘口中問出什么了。

“原來如此,是我錯怪司簿了。”安琳走下臺階,向蘇嬤嬤賠禮道歉。

“奴婢怎敢受大人的禮,任何一絲可能都不放過,本就是安大人的作風,誤會既然解開了,就是好的。若是沒有其他吩咐,奴婢就告辭了。”蘇嬤嬤見差不多了,便提出離開。

“阮菊,送蘇嬤嬤出去。”安琳見蘇嬤嬤提出離開,于是順勢讓阮菊去送。

阮菊聽到吩咐,從堂外走進來,對著蘇嬤嬤抱拳道:“蘇嬤嬤,請吧。”

“奴婢怎好勞煩大人身邊的執事親自護送,奴婢自己回去就是了。”說完,蘇嬤嬤一個人快步走了出去。

阮菊看了一眼宮正,見其并沒有要自己追上的意思,也就沒有動。

蘇嬤嬤走遠后,安琳從懷中掏出一塊牌子,遞給阮菊道:“阮菊,你帶上這個令牌,跟上蘇嬤嬤,有此物保護,她是發現不了你的。如果蘇嬤嬤去大牢看望花小蓮,你立刻通知我。”

阮菊結果牌子,抱拳道:“是,奴婢這就去辦。”

************************

蘇嬤嬤離開內廷衙門后,一路回想著安琳一開始的話。

“花小蓮聲稱,這暴室獄的火是你放的,宋晨是你殺的,彎彎是你害的。可是屬實?”

“暴室獄的火是你放的,宋晨是你殺的,彎彎是你害的。”

“暴室獄的火是你放的!

“你放的!”

……

這句話,一直充斥著蘇嬤嬤的腦海中,令她越想越氣。花小蓮這個女人,果然心計深沉,當面一套背后一套。

這般想著,蘇嬤嬤便沒有心情再回慶元殿了,而是直奔內廷大牢而去。

*****************

而此刻的花小蓮,已經在大牢里面呆了兩天了,她逐漸的從與姐妹分別的悲傷中走了出來,在牢房柵欄的縫隙間,放著碗酸氣濃郁的米飯。

花小蓮盤膝獨坐在氣窗下的草堆上,什么也不想,就那么靜靜的感受著自己的呼吸。慢慢的,她的意識就隨著呼吸而動,原本浮躁的心,也漸漸沉寂。

隨著內心的逐漸寂靜,外界的聲音,漸漸的小了,仿佛天地之間,只有花小蓮一個。

這種奇異的感受,是花小蓮從未有過的,當蘇嬤嬤來到牢房,看到的花小蓮,她此刻被一片火紅色的光芒包圍著全身。

花小蓮閉著眼睛,全然沉浸在了那奇妙的境界里。對外界的一切,全然不知。

而這一幕,則是讓蘇嬤嬤心中大為震驚,同時,也深感威脅,她沒有學習過任何修煉法決,竟然可以進入到這種初級冥想的境界。若是放任她這樣成長下去,不行,不能讓她在這樣成長下去了。

蘇嬤嬤想到這,右手突然朝花小蓮一指,一道蘊含著強勁的青色真元柱從蘇嬤嬤的指尖冒出,直射向花小蓮的眉心!

就在那真元光柱臨近花小蓮的身體的時候,竟然奇跡般的拐了個彎,砰的進入了墻壁里,生生將特殊材質制成的墻壁鑿出一個小拇指深的小坑!

也許是被這響聲驚動,花小蓮突然睜開眼睛,而她周身的火紅色光芒也消失了。花小蓮又恢復成了她本來的模樣,雖然容貌俏麗,但卻沒有任何修為可言。

“蘇嬤嬤,你怎么來了,可是來看我花小蓮何時死的?”花小蓮一睜眼睛,就見到蘇嬤嬤,想到彎彎如今生死未卜,立即冷下臉來,看著蘇嬤嬤。

蘇嬤嬤見花小蓮這樣說,便是肯定花小蓮已然將自己供了出去,所以會斷定自己會來殺她。

“哼,你說的沒錯,我就是來殺你的,沒想到,你真是陰狠啊!明明你我約定,你替我頂罪,承認放火燒了暴室獄,我便將解藥給你,讓你的彎彎活命。可你竟然幫著安琳來對付我!”蘇嬤嬤說完,直接穿越欄桿,走到花小蓮面前,伸手就掐住了花小蓮的脖子。

花小蓮沒想到蘇嬤嬤會突然發難,更沒想到她可以不用開門,就那么直接身體穿過柵欄就進來了。猝不及防之下,被其按在墻邊,掐住脖子。

深感呼吸困難的花小蓮哈哈大笑:“真……是聰……聰明反……反被聰明誤,看來,這……這次蘇嬤嬤你逃不掉了。”

“你說什么!”蘇嬤嬤不明所以。

“原……原先你……你死不死還不一定,但是你……你卻選擇了來看我,更說出了那些話,親口承認了你自己的罪行,現在,現在你是死定了。”感覺蘇嬤嬤的力道略微減輕,花小蓮說話也相對順暢了一些,這時她已經看到在蘇嬤嬤的身后,出現了安琳的身影,以及,她身邊一身黑色龍袍的男人。

“原來兇手是你!”這聲音,是從那身穿黑色龍袍的俊美男子口中傳出的。

蘇嬤嬤聽到這聲音,不可置信的回頭,當她看到頭戴冕冠,身穿一身黑色龍袍的男子,立刻嚇得癱軟在地,蘇嬤嬤只覺得她的完了,她真的完了,唯一保命的辦法,就是坦誠,只見她吃力的跪在地上,沖著那男子恭敬的磕頭:“奴……奴婢叩見皇上!”

安琳走到男子面前,躬身道:“皇上,看守葬魂林的張廷將軍已經招認了一切,這蘇鐘娘每隔兩個月,總要送幾個年輕的宮女尸體來葬魂林,喂養元君。使得元君的力量日益龐大,而張將軍因看守葬魂林日久,其體內真元,被葬魂林內尸氣同化,繼而被元君所控。

如今元君只剩元神,法力全失張將軍這才擺脫了控制,前來內廷衙門請罪。將一切原委,告訴了奴婢!”說完,安琳將張廷的供詞呈給皇上。

寧永輝接過蓋有張廷指紋和宮正寶印的供詞,匆匆閱覽一遍,發現果然和安琳所說的一樣,怒道:“說,你背后可有指使的人?”

“沒有!一切都是奴婢自己的主意,與任何人無干,但是皇上,奴婢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啊,是元君,是元君在奴婢體內植入了尸蠱,讓奴婢不得不聽命于他,奴婢礙于其威懾力,只好給他找一些犯了錯被處死的宮女給她送去,可后來,宮女犯錯越來越少,奴婢也沒有理由處死那么多的宮女了。

可是如果不處死宮女,那么奴婢就要死,于是奴婢只好從新進的宮女著手,奴婢選中了這兩個最不聽話的宮女,就是花小蓮和彎彎。是奴婢故意讓彎彎去暴室獄的,又是故意引花小蓮去探望彎彎,又是奴婢裝成瘋子,告訴花小蓮彎彎去了葬魂林,可誰知,竟然這樣斗弄不死她!

奴婢怕她將奴婢的秘密說出去,所以,設了這個計謀來栽贓花小蓮!一切都是元君害得啊!”

“你以為你這樣說,朕就會饒了你嗎?你既然是自己來到這牢里的,就不需要出去了。安宮正,蘇鐘娘所犯的一切罪行,就交給你來審理吧,審清楚了之后,就依照律法來處置吧。至于花小蓮無罪釋放。”說完這話,皇上掉頭便走。對于同樣跪在地上的花小蓮,更是看也未看一眼。

“奴婢遵旨!”安琳躬身領旨,也隨著皇上離開。

“等一下!”出聲的,是一直沉默的花小蓮。

花小蓮跪在地上,看見皇上停住腳步,上前祈求道:“求皇上開恩,救救奴婢的姐妹彎彎吧,彎彎被蘇鐘娘無辜陷害,現今生死未卜。只要能救彎彎性命,奴婢愿意一命換一命!”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短篇美文
  3. 仙俠小說
  4. 幻想修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