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神帝絕寵:逆天凰妃

更新時間:2019-06-16 13:00:59

神帝絕寵:逆天凰妃 已完結

神帝絕寵:逆天凰妃

來源:掌讀520 作者:七月煙羽 分類:言情 主角:景遷,謝綰歌

《神帝絕寵:逆天凰妃》由網絡大神七月煙羽著作的一本言情類小說,主角是景遷,謝綰歌的小說內容講述了四周硝煙彌漫,身邊同伴躺了一地,傷亡著實慘重了些。謝綰歌拄著劍,勉強支撐著半跪在戰場之上,劍身沒入地下一半,而她的眼睛卻一眨不眨地盯著遠處那抹光亮。那是敵人的陣營,和她這邊情況差不太多,一片狼藉。只一人站在場中,他穿著銀光鎧甲,襯著白衣,風度翩翩,仿佛再殘酷的殺戮都不會使他的衣袍沾上半點塵污。男子向謝綰歌走來,腳步緩慢,邊走邊卸去盔甲,離得只剩一步時,半蹲了下來,將盔甲放在一旁,抬手拭去了謝綰歌臉上的血跡。動作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自那日張家一事之后,景遷覺得謝綰歌變得沉默了許多,也一改她平時蹭吃蹭喝的作風。如今兩人露宿在山林間,景遷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喜歡蹭吃蹭喝的謝綰歌,不僅快樂,而且跟著她不用受苦。

啟國山林多猛獸,但謝綰歌他們點著火堆,又簡單地設了些陣法,野獸很難接近他們。兩人圍坐在火堆旁烤著打來的兔子,聽著遠處傳來的聲聲野獸嚎叫,反而別有一番風味。景遷借著氛圍,開口問出了憋在心中的疑問:“綰歌,你是在難過嗎?”

謝綰歌一愣,隨口說道:“沒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

“對啊,你還從來沒有提過你之前的事呢。”景遷滿臉期待。

“不過是些早就成為過去的事,沒什么可說的,我也就一直沒有提過。”謝綰歌轉頭看著小僵尸:“說起來,你還是一點也想不起你生前的事嗎?”

景遷老實地點了點頭。

“可一般會變成僵尸的,不僅要諸多外在因素配合,更是因為那人心中有所執著,到死都放不下……”謝綰歌輕輕拍了拍他的頭,“可你這么小的人哪里來那么深的執念呢?”

“你的修為還那么深厚,雖然不會什么法術功夫,單憑這身修為,想來你的身世也沒那么簡單吧?”

“大概是還有什么事未完成,若有一天你恢復了記憶,就要離開了吧,想想這三年的相處,還真有點舍不得你呢。”

謝綰歌的話說到最后就像是在自言自語,瞳孔里折射著火光,好像有莫名的吸引力,讓人忍不住看著她。景遷就這樣楞楞地看著她的側顏,輕聲說了一句:“可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謝綰歌給了他一個大爆栗:“小孩子不要學著說些騙姑娘的話。”可這樣的話還是讓她忍不住輕笑起來。

第二天早上,謝綰歌又恢復了正常,帶著小僵尸歡快地走在進城擺攤的路上。離城門不遠時,就見一穿道服的老人家從城門口走出,那人穿著一襲青色道袍,氣質超然,在一眾著短衫中尤為顯眼,謝綰歌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那人身上的青色道袍是最常見的款式,帶著斗笠看不清面容,之所以斷定他是個老人家,是因著他斗笠下散落的一頭銀發,白得耀眼。想來年歲應該不小了,雖然比起謝綰歌的年紀還是有些不夠看,不過也稱得上老人家了。

想是謝綰歌的目光太過于明晃晃,那個白發男子出了城門就徑直走到了謝綰歌的面前。

“姑娘看起來面色不佳,定是有什么難處,不如說與貧道,貧道或許能為姑娘解答一二。”白發男子開口并不是想象中蒼老的聲音,而是一種刻意壓制而產生的沙啞。

謝綰歌白了他一眼,轉身就走。原以為是什么仙風道骨的得道高人,沒想到一開口就是一套尋常騙子的說辭。

“想不到巫族天女大人如今也要帶著小僵尸充門面,鳳凰神力到你這一代就只有這點功力留存了嗎?”

一句話就定住了謝綰歌的腳步,她轉過頭直視著白發男子,語帶不滿:“你是誰?”

她自認為即使是當年她也沒有出名到人盡皆知的地步,更何況現在。當年那件事之后,巫祝一族的人就只剩她一個了,曾經那些見過她了解她的人如今大概都已經化作白骨黃土了吧?除了敵人,她想不出來還有誰這樣了解她的過往。

想到這種可能,謝綰歌的面容隱隱透著戒備神色,但白發男子似是毫不在意的低聲笑了起來,那刻意壓制的笑聲透露著一絲詭異:“我也算是巫祝一族的故人,不過是來給你指明個方向,并沒什么惡意,況且……倘若我要對你做什么的話并不需要如此費口舌。”

白發男子說著,似乎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抬手一揮,周圍景色急速變換,不過片刻,他們已經到了乾國都城之外。

謝綰歌仔細觀察之后不免有些心驚,不遠處城門口來往的眾人,城門之上“永安”二字,都不是幻境,而是真真存在的。也就是說,這白發男子竟能毫不費力地帶著他們跨越了啟國乾國兩個國家大半疆土,還是這么短的時間!

這人的功力竟高到如此地步!若真對她有什么,恐怕她早已被秒殺在地,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謝綰歌被這一手徹底地鎮住了,連帶著白發男子的話都覺得可信了幾分。

“不知前輩帶我們到此處是何意思?”

“這么多年,你竟一次都沒有回過這里,是有多不敢面對自己的過去。有些事情不單單靠眼睛就能知道真相,也許你最忽視的地方,往往就是事情的關鍵。”白發男子指了指永安城,“你就沒想過要回來解開自己心中疑惑?”

“想要消除巫祝一族的怨氣,光憑你收集那點愿力,還不知要到猴年馬月去,用‘平復’、‘壓制’做出來的封印恐怕是撐不到你收集滿愿力那一天的。世間道路百千條,就沒想過或許會有其他解決方式嗎?”

謝綰歌定定地看著不遠處的城門,“永安”兩個鍍金大字反射著初生朝陽的光芒,異常耀眼。她確實許久沒有回來過了,那件事之后她連乾國都不曾踏進一步。再回來,一切如舊,變的只有人心。

回過神時,身邊哪還有白發男子的影子,只一本陳舊的小冊子落在地上。謝綰歌將小冊子拾起,不免暗暗咋舌,那是本手札,巫族初代天女的手札。

“鳳凰之力這樣正陽的靈力本該是這世間至寶,不該在你手中消沉下去。”那白發男子的聲音憑空傳入耳中,謝綰歌不得不再次佩服起這深厚的功力。

隨手翻了翻這本手札,手札詳細地記載了初代天女得到鳳凰之力的過程,以及鳳凰之力修煉進階的方法。謝綰歌忍不住感慨道:“還真是位如及時雨一般的高人啊。”送了她這樣一個寶貝,如今沒有什么比這個更被她需要了。

她不記得巫祝一族如今還有什么故人,而且看樣子對方也不想讓自己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反正看他做的這些確實沒什么惡意而是真的想幫她。她也不是那種咬死“無功不受祿”的人,既然對方給了,她也就心安理得地接著,大不了以后有什么可以效勞的地方她出個手就是了。

將手札收進儲物戒指,謝綰歌回身看了看若有所思的景遷,一臉期待地問道:“以你的高度,有沒有看到那個人的臉呀?”

景遷看了看比自己高了一小半的某人,嘴角直抽,冷冷的拋下一句“沒有”,率先向城門走去。

謝綰歌只得悻悻地跟了上去,果然,世間男子都一樣,就算是個小男孩也不樂意被人說矮。

猜你喜歡

  1. 古代重生小說
  2. 古代言情
  3. 古言女強小說
  4. 現言寵文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