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萌寶當道:總裁爹地套路深

更新時間:2019-06-16 22:48:12

萌寶當道:總裁爹地套路深 連載中

萌寶當道:總裁爹地套路深

來源:微小寶 作者:兜兜里有糖塊 分類:總裁 主角:司璟容,蘇鳶

小說《萌寶當道:總裁爹地套路深》主角是萌寶當道:總裁爹地套路深司璟容,蘇鳶,小說講述了“爬上了我的床,就別想換別人做金主。”蘇鳶諂媚的笑對壓在自己身上的金主,“人往高處走,帝都哪個有您有權有勢?”最重要還有顏有身材,天天被睡也不虧。作為帝都豪門千金,父親猝死,繼妹爬未婚夫的床,繼母迫害,剖腹取子。蘇鳶能做的,裝死三年,爬上了帝都活閻王的床。一朝反擊,手撕繼母,棒打繼妹。可可可……什么?活閻王的養子是她的孩子?當初借精生子的未婚夫卻不是孩子的父親?“媽咪,不管親生爹地是誰,我都只有一個爹地!”可愛包一本正經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蘇小姐。”

  她的背后突然傳來一道嬌俏的女聲,她好奇地轉身看去,當看到女孩子的容貌時,眼底明顯有著幾分驚訝。

  這個女孩正是當初公司門口向她砸雞蛋的女孩,她怎么會在這里?

  女孩穿著一身高級定制的白色晚禮服走到蘇鳶的面前,眼神坦蕩蕩地看著她。

  “蘇小姐,我是來跟你道歉的,上次我沒有弄清楚事情真相就像你扔雞蛋,是我的不對,我現在正式給你道歉,對不起。”

  說完,她很是誠懇地朝蘇鳶深深鞠了一躬。

  看到這一幕,蘇鳶眼底滿是驚異,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神色淡淡地說道:“我接受你的道歉,不過……以后你可不要這樣沖動。”

  女孩明顯的松了一口氣,爽朗地朝她咧嘴一笑,落落大方自我介紹,“蘇小姐,我叫易苗苗,我以后不后再沖動行事了。”

  易苗苗?易樹森的掌上明珠?

  蘇鳶最近正好準備跟易樹森合作,自然愿意趁這個機會跟易苗苗搞好關系。

  她親和地笑了笑,“乖孩子。”

  易苗苗怔了怔,她發現蘇鳶有一種該死的吸引力,她不過是不來道歉過不去自己心里的關,現在反而被她迷惑,想要和她親近些。

  她別扭的回了句,“你的表情好像在說乖狗狗。”

  司庭驍一直站在一邊,聽后不禁莞爾。

  這一笑,易苗苗也注意到司庭驍,目光在他和蘇鳶之間掃視了一圈,剛到嘴邊的話還沒有說出來,旁邊就傳來一聲親昵的中年男子聲音。

  “苗苗。”

  聽到這個聲音,易苗苗側眸朝旁邊看去,當看到易樹森時,小跑著朝他撲了過去,一把抱住他的胳膊,輕輕晃了晃。

  “爹地,你明明說帶我來只是拍東西的,結果呢!你又扔下我跑去談生意,你說話不算話。”

  易樹森做生意雖然狡詐還有幾分陰險,對易苗苗這個女人倒是真心疼愛,連忙告罪,“是是是,是爹地不對,爹地不應該拋下苗苗去談生意,下次補償你好不好?”

  “那我們說好咯?”

  “嗯。”他笑瞇瞇地點點頭,眼神卻不由看向蘇鳶的方向。

  蘇鳶和他的目光在半空中交匯,輕輕朝他頷首致意,算是簡單打了個招呼,就把目光看向身旁的司庭驍,“沒想到易樹森這么寵愛她女兒,倒是一點都看不出來。”

  “想要知道原因嗎?”司庭驍的眼底閃過一絲狡黠。

  她一眼看就看穿他的打算,輕輕晃了晃手中的紅酒杯:“你愿意說,我就聽!不愿意說……我也不勉強。”

  聞言,司庭驍也有幾分哭笑不得,蘇鳶比他想象中的還要聰明和有趣,也難過四哥會對她另眼相看。

  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易樹森,直接開口說道:“幾年前易樹森的老婆誤會他在外面包養小三,本身就患有抑郁癥,一時想不開就自殺了。

  “這事當時還鬧得沸沸揚揚的。我還聽說當初易苗苗母親就死在她面前,她差一點得了自閉癥,也是因為這件事情,易樹森格外寵愛她。”

  聽到原因,蘇鳶不由多看了幾眼易苗苗。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還算利落大方的女孩子,居然還有這么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

  也難怪易苗苗當初會朝她砸雞蛋,怕是那些緋聞直接觸碰到她內心的疤痕。

  司庭驍突然說道,“蘇小姐,我們一直這樣站著,反倒引來不少目光,不如請你跳支舞?”

  他站在蘇鳶的面前,優雅紳士地伸出一只手,嘴角噙著一抹如沐春風的笑容。

  蘇鳶猶豫了下,抬頭看到司庭驍坦蕩的神色,又想到他今天幫了自己,緩緩伸出手來。

  他們剛準備進入舞池的時候,一道沉沉的聲音傳來:“蘇小姐!”

  蘇鳶和司庭驍兩個人都為之一愣,不約而同地看向一旁,司璟容踏著緩慢的步伐,一步一步朝他們走進。

  他的每一步都仿佛走在蘇鳶的心尖上,她垂在身側的手忍不住收緊,眼神有些忐忑地看了身旁的司庭驍。

  司庭驍好似什么都沒有感受到一般,眼神平靜地看向他,恭敬地喊道:“四哥。”

  司璟容輕輕頷首,深邃如星辰的眼眸看向蘇鳶,迎上這樣的視線,蘇鳶下意識移開目光,根本不敢直視。

  三個人之間的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僵硬和尷尬。

  “你們準備跳舞?”他淡淡問了一句。

  不知為什么,蘇鳶聽到這句話,瞬間有種被捉奸在chuang的感覺。

  司庭驍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是啊,四哥應該不會介意吧。”

  聽著他試探般的話,司璟容嘴角扯起一絲冷笑的弧度,直接抓著蘇鳶的手就朝舞池里走去。

  蘇鳶被他拽著猝不及防,一個蹌踉差點跌倒在地,好在及時穩住身體。

  “你想要做什么?”她低聲問道,眼神不停打量著四周。

  周圍不少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們的身上,諸多灼熱的目光看得她不經心慌意亂,長卷的睫毛更是顫抖不停,好似舞蝶飛舞的翅膀。

  司璟容右手攬住她的腰身,左手握著她的手,直接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蘇鳶靠在他的%膛,被強烈的男性荷爾蒙包圍著,整個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焦灼不安,毫無跳舞心思的她,根本跟不上司璟容的步伐,一不小就踩到他的腳背上。

  “對,對不起!”

  她水盈盈的眸子透著幾分無措,舞步已經完全凌亂。

  司璟容放在她纖腰上的手收緊,眼眸微微瞇起,眼里透著不悅的情緒。

  “我剛說過的話,你這么快就忘了?”

  壓低在耳畔的聲音,讓蘇鳶舞步更加不穩。

  “離庭驍遠一點!”

  蘇鳶一驚,倏地,她細細的細跟沒有踩穩腳一崴,她疼得倒吸一口冷氣,眉頭更是忍不住的皺緊。

  她顧不得腳上的疼痛,直接從司璟容的懷里退出來,聲音顫顫。

  “對不起,我……我的腳有點疼,不能陪你跳舞了。”

  她扔下這句話也不管司璟容是什么反應,拖著疼痛的腳快速從宴會廳離開。

猜你喜歡

  1. 總裁柔情
  2. 日久生情
  3. 豪門婚戀小說
  4. 先婚后愛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