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遇見愛情:總裁偏心寵

更新時間:2019-06-17 00:01:03

遇見愛情:總裁偏心寵 已完結

遇見愛情:總裁偏心寵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永遠十七歲 分類:總裁 主角:金玹煥,白凈函

《遇見愛情:總裁偏心寵》小說是作者永遠十七歲最新寫的一本總裁類型的小說,主要講述了:愛情,總是來得措手不及。一切都是如此地理所當然,誰都沒有拒絕的余地。她,白凈函,眼眸中只容得下這兩位男人。干爹金析苑,陽光般地溫暖,總是無怨無悔地為她付出一切。學長官日晞,月亮般地純潔,總是時時刻刻相伴在她的左右。。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日后,她總是刻意向BOA介紹自己的男朋友,借此擺脫那些男人。

知道自己的爛桃花總是招來爛男人,她體貼地為男朋友留面子,靜靜地在等待他們開口。

惟獨陸子皓與他相識后,發現兩人有著相似之處。所以對他有著不一樣的感覺。

“哦!只是普通?”陸子皓觀察了半晌她的表情,便一臉好奇地坐直身子,帶著質疑的眼神瞇著她。

“沒錯說普通只是給她面子,其實我很討厭她。”徐葳葳堅定的神情,讓人看不出來是假裝的。

她明白這男人在想什么!

毫無置疑地,他和那些男人一樣!

在他今早與BOA四目相視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對BOA起了興趣。

也許是因為她冷漠的眼眸、讓人過目不忘的外貌、可遠觀而不可解玩焉的氣質,又或者是因為她玲瓏有致的身材。怎樣說都好徐葳葳絕對不相信他會為此付出真心。

她已經預期到了結果不管他如何采取追求的行動,都不會入得了BOA的眼。

一但是陸子皓得不到的東西,他愈會想辦法強求得到。

最后他若真的踩取強硬的手段,BOA一定會受傷。

她會阻止!

為了追回這男人的心,也為了她。

“是不是氣她都把你的男朋友搶光了?”

他非常肯定這是事實。因為方才有一位模特兒是這樣和他說的!

“是啊!所以呢你可不能也被她迷住了。因為你和那些男人不一樣對吧!”徐葳葳恢復一慣的笑臉,走到他的身邊便大膽地坐在陸子皓的腿上。

“小葳如果我現在向你承認已經對她起了興趣,你應該不會介意吧!”陸子皓環著她的腰,將嘴唇移向徐葳葳白皙的頸部,一下重一下輕地啃咬著。

他采取溫柔又煽情的攻勢,企圖讓她答應自己的任信。

順勢攬上他的脖子,徐葳葳沒因此而臣服于他。“皓我當然不會介意。而且這也不是你的錯,要怪就要怪BOA”

“怪她什么?”陸子皓聽出她的言外之意,有些警覺性地抬頭。

“皓,你不知道公司里的女同事有多討厭她!前幾次還差點慘遭毀容呢!”帶著認真的神情,這假話倒是真的唬住了陸子皓。

“小葳該不會是你指使的吧?”聞言陸子皓松開她腰上的手,移開了兩人的距離。

“哈哈!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又不是只有我討厭她而已,過去的模特兒一姐Nancy,也不輸我啊!”

“Nancy!?”這才想起剛剛在攝影棚,話說得特別多又對他狂獻殷情的女人。

原來那個女人名叫Nancy!就是從她的大嘴巴里,得到徐葳葳與前男友分手的原因。

不過當陸子皓一提到BOA的時候,Nancy馬上就變了臉色。

丑陋的就好像她的老公被BOA搶走了一樣!

見自己的話對他起了反應,徐葳葳便趁勝追擊地靠在他的耳邊呢喃道。

“所以啊女人一但生起氣來,是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的”語落,徐葳葳離開他的身上,嘴上擒著一抹勝利的笑容轉身而去。

陸子皓帶著半信半疑的表情望向她的身影。他可不是從小被人嚇唬到大的!

光憑這幾句話就想讓他知難而退的話,也為免太小看他了。

來不及了!

對他而言,這場戀愛追逐游戲早已開始了。

“汪汪!”

白凈函將轎車停入院子里,下了車后就看見Mike趴在大廳的窗邊對她猛叫。

像是對她說著“回來啦!我好無聊,快進來陪我玩啦!”類似的心聲。

一想到Mike等了自己一整天,不免有些感動地想好好陪伴牠一下。

飛快地進入家中,換了室內拖鞋之后,她快步走到Mike的身旁,輕輕地抱住牠毛茸茸的脖子。

今天比往常都還要來得疲倦,也許是來自陸子皓的關系,又或許是那個臭男人。

上了二樓,進了房門后,她充滿留戀地巡視這房間。

在這里,她度過了三千兩百八十五個夜晚會認chuang睡覺的她,不論是在五星級的大飯店、還是總統級的套房,都會讓她失眠一整晚因為沒有安全感!

是差不多了!

白凈函是時候該離開金析苑的身邊了。

這段日子里,她過得很幸福是他一直陪伴著她、照顧著她、寵溺著她,所以她真的很感激他。

她明白的不能在這么自私地獨占金析苑給她的溫柔及依賴感。

他是天使!

但不是專屬于她一個人的天使。

過了一個鐘頭,她梳洗完后,拿著吹風機坐在chuang邊吹起短發來。

頭發受到風力的吹動下,白皙的頸子后方露出了一道短的傷疤。

白凈函用手指輕輕地順著這道疤的方向觸碰。每當看見這道傷疤,不自覺地想起十年前那件事的經過以及那張陌生卻又熟悉的臉孔。

“你們想干什么?走開!不要碰我!”眼睛被緊緊蒙上一條黑布,使她看不見周圍的情況。

不僅身上的制服被強烈的力道撕扯著,連手腳都被人抓得緊緊,讓她無法動彈!

而直覺告訴她,事情不對勁!這個地方很危險她必須逃!女子站在她的身前,一臉事不關己的表情,冷然地看向在場的男人。“動手!”

“啊!”被一根木棍猛力地敲向后腦杓,在她還來不及張口求救之前,已昏厥地倒了下來。

她在昏過去的前幾秒鐘,好像聽見了既熟悉卻又充滿距離感的聲音是誰?是誰站在那里?

又來了!

只要回憶起這件事,她的頭就痛得快要裂開。

拼了命想忘記這個污點,她越努力心上的傷口只會更大、更清晰可見。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而這件事也只有向閻莞兒、金析苑提過。

因為信賴,所以她誠實地坦言以對。雖然沒有向官日晞提起過,但是他或許也知道但不是那么的清楚。

這么多年了,官日晞一直陪在她身邊卻只字不提也不問或許他一直在等待她開口。

但是她說不出口!真的沒有勇氣在他面前提起那件事。

因為愛他,所以更不想看見他因為來不及救她而懊悔、來不及分擔她的傷痛而難過、更因為來不及實現他的諾言而忿恨她不想看到,真的不想。

白凈函翻著衣柜,將衣服折好放入行李箱中。“嘟嘟───”chuang上的HTC驟然震動起來。

她彎身拾起,看了一眼來電名字后,瞬間瞳孔睜得超大……沒有看錯,真的是官日晞打來的!

她現在非常想要當做沒這回事發生,滿臉躊躇地在房間來回走動。

如果不接不是更奇怪?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

躡手躡腳的按下綠色的鍵,白凈函沉著呼吸、嘴巴緊緊地抿成一條線。過了好半晌,電話那頭的聲音才漸漸地傳進她的耳中。

“喂小函?”官日晞支支吾吾的開口,讓白凈函不免有些緊張。

白凈函努力掩飾著心中百感交集的心緒,恢復平常的口吻答著話。“有什么事嗎?學長”

她昨晚真的是太沖動了!

聽得出來此刻氣氛有點干,于是官日晞隨便找了個問題帶過去。“你明天會來上───”

白凈函想也沒想地搶先他一步,等不及先為昨晚的事道歉。“昨晚是我失態了對不起!”語畢,還認真地磕頭,仿佛官日晞就站在她身前一樣。

“啊嗯,沒關系。不用放在心上那你早點睡吧!晚安。”他微微一愣,笑笑地接受了白凈函滿滿的歉意。昨晚她先行離去后,其實他并沒有因此而感到氣憤,只是對白凈函突如其來變調的態度有些在意。

她聽得出來官日晞正在微笑,不由得心底傳來暖暖的感覺。

“那明天見面的時候,我有話想對你說。”

“什么話不能在電話中講?小函”猜測或許她要說的事情是昨晚遲遲未開口的話后,讓他不禁泛起好奇心,沖動地想從電話中套出白凈函想對自己表達的話。

官日晞的心中,其實也多了一份莫名地期待?

聽得出來官日晞想套她的話,但白凈函先是低頭淺笑了一下。

隨即,用輕柔的音量解釋道。“呃當然可以說啊!只是我認為有些事情沒有當面說,會少了那么一點feeling”

“feeling?”白凈函含糊的說法,讓官日晞反應不過來,卻又加深了他強烈的好奇心。

“所以說晚安!日晞。”

“小函?喂”回過神來的時候,白凈函早已掛了電話。

官日晞感到訝異!因為白凈函鮮少會叫他的名字。

一直以來,總是學長、學長地稱呼自己,現在突然被她這么一叫還真是有點不習慣。

但是奇怪地,他卻一點也不討厭!

官日晞將手機置于書桌上,本應該例行公事備課的他,現在卻因為白凈函的一句話,導致他心神不寧、無法專心。腦海中突然浮現白凈函甜美的笑靨,可讓他失了神。今晚恐怕有人要因此失眠了。

白凈函臥倒在chuang上,癡癡地對著HTC傻笑,思緒還沉浸在方才的對話中。

她下定決心將實情告訴官日晞!這一刻不知道等了多久……其實他們倆在苳海大學相遇的時候,她早就想告訴官日晞這件事!但后來想想,如果真告訴他的話,肯定三不五時就對她碎碎唸。

因為她現在還沒有打算辭掉模特兒的工作,況且助教需要實習一年才能正式上任,在那之前還是先充實自己為上策。先留一條后路走,這要求應該不過份。

“汪汪!”門外傳來Mike撞擊木門的聲音,示意要她開門讓牠進來。

白凈函聽到聲音后,便從chuang上起身。

一臉愉悅地轉開門把,但笑容停在她的臉上不到一分鐘后,卻又消失了。

Mike不知此刻的氣氛已變調,仍開心地在白凈函的房間里亂跑、亂跳。

“怎么?看到我就笑不出來啦!”瞇著眼,金玹煥附帶著嘲諷的口吻。

只是靜靜地,她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更沒有回話的意思。

隨后逕自轉身走入房間內,繼續整理著未塞滿的行李箱。

當她一抬眼看見這個可惡的男人之后,方才與官日晞談話的幸福感,瞬間消逝的無影無蹤!

金玹煥一聲不響地跟在白凈函的后頭,順道關上門。

她忙著收拾行李的動作,他看在眼中不是很高興。好像自己的房間沒有價值感,讓她恨不得早點離開這里似的。

金玹煥從口袋里取出方才在公司被他沒收的HTC,以及不久前被他撿到的泰迪熊吊飾。

“還給你!”他毫不憐惜地往chuang上丟去,好像這兩樣東西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見此,白凈函強壓下心中的火氣,假裝視而不見。她起身走上前,將他口中說的第二樣東西拾起。

“這吊飾怎么會在你那里?”白凈函問著話,然而從頭到尾都沒有正視他一眼過。

金玹煥瞧見她的態度也沒好到哪去,自然表現得更惡劣了。“沒什么!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想感謝我的話就麻煩你加快腳步吧!”

金玹煥走到她的面前,彎著身子對他擺出慣性笑臉。

但這一切看在白凈函的眼里,卻是非常的厭惡!她不是笨**,當然明白這可惡的男人想要表達什么。

心機重!

連說個話都要拐彎抹角的真是氣死她了!

管他三七二十一,白凈函拾起chuang頭柜上的枕頭,就朝金玹煥的方向扔去!

金玹煥警覺性地接過她扔來的枕頭,躲過了這一擊。“呀!我動手動腳了嗎?你這女人還真是───”

“請你出去!”白凈函撇過頭,簡潔有力地吐出這四個字后,隨即緊閉著唇,一臉沉默。

“哈!你也只有現在可以這么說了。”語畢,金玹煥也滿臉氣憤地轉身離開。

“碰!”他粗魯地關上門,發出的聲響可說是連隔壁的隔壁的鄰居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金玹煥緊握著拳頭,從方才在門外聽見白凈函與官日晞講電話的那一刻起,他就莫名地感到煩躁。

被他沒收的這一支HTC,在上樓前就顯示著官日晞的來電紀錄,號碼旁伴隨著是他的照片。

他到底在干嘛?明明不想用這么刻薄的口氣對她說話,不知怎么搞得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一看見那女人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靨,他就覺得很不順眼。

因為那女人從來就沒有對金玹煥擺過好臉色看,所以他忌妒官日晞、金析苑可以獨占她的溫柔。

下了樓梯后,一抬眼就對上金析苑的眼眸。

那是有別于往常的神情,帶著嚴肅、還有一絲絲的慍火?

金玹煥明白他可能都聽見了,所以也懶得再去解釋些什么。

他從容地繞過金析苑的身前,走到玄關那蹲**身換鞋子,打算外出。

他緩緩走到金玹煥的身后,雙手交疊、倚靠著玄關的墻壁。

“上哪去?”金析苑的語氣中隱隱藏著些許戾氣。

意識到金析苑帶給他無形上的壓力,不由得讓金玹煥想逃離這里。“沒什么只是去講個電話”他平淡地答著話,絲毫沒有父子間多余的互動。

語落,金玹煥就起身轉開門把。

打算給杜立康撥個電話,回他今早遲遲沒有下落的答復。

反正看那女人的樣子,應該是沒有心思來赴餐會。

沒有必要為了那女人而怠慢母親交代給他的事情。她一搬出去,更不會讓那女人見上金析苑一眼。

“我說你到底在生什么氣”才這樣想著,金析苑就突然點出他自己也猜不透的思緒。

緊抓著門把,只要輕輕一拉,他就可以離開這、不用聽金析苑說教了。

但金玹煥的雙腳卻沉重地踏不出去。

他是在等待什么?

因為自己找不到答案,所以已經可憐到需要別人來指點了嗎?

金析苑看他有了一點反應后,隨即加強攻勢。“我很困惑你的眼睛是被什么東西給蒙蔽了”

聞言,金玹煥先是抽動著嘴角,而后揚起陰冷的笑容轉過頭來直視金析苑。“老爸說到這個,我才困惑你是不是和那女人相處太久了,所以連地球人說話的方式都忘了”

金析苑聽及此,并沒有因此生氣,反而立刻閃過一絲絲悵然的神情。

此刻,他完全明白自己的兒子在想些什么正因為和自己的脾氣一個樣,他才大膽地假設,逼他面對自己一直在逃避的事實。

所有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

當然看得出來自他們倆相見之后,就一直友好不起來。

他更知道是什么原因,才會使現在的情況變得如此僵硬。

說起來也要怪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和金玹煥解釋清楚,才導致他對白凈函的誤會越來越根深柢固。

他非常后悔答應了白凈函的這項約定!

現在可好了不僅好父親的形象在金玹煥的眼中沒了,也陪葬掉了白凈函的名節。

所以金析苑決定不再沉默,他要挽回局勢!

因為在認養白凈函做干女兒的時候,便也認定她是萬中選一的媳婦。

這次,說什么都要讓他們倆重新認識彼此。

猜你喜歡

  1. 總裁柔情
  2. 總裁豪門小說
  3. 霸道總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