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深宮鎖輕塵

更新時間:2019-06-17 00:20:56

深宮鎖輕塵 已完結

深宮鎖輕塵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雪夜舞蝶 分類:短篇 主角:蕭楚御,舞輕塵

小說主人公是蕭楚御舞輕塵的小說叫做《深宮鎖輕塵》,本小說的作者是雪夜舞蝶所編寫的短篇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有人說,七年是一個輪回。舞輕塵用七年時光,自以為修成正果,終于嫁給心愛男人,卻不料,新婚夜,他將她狠狠踏入塵埃。七年后,她攜滔天恨意歸來,一步一個血印,他的萬里江山,他的如花美眷,她要一樣樣給他揉碎了! 展開

本書標簽: 短篇美文

精彩章節試讀:

趙青荷拿不準蕭楚御究竟猜到還是沒猜到,接下來的時間,倒也不敢再折騰。

范御醫領命照看舞輕塵,因深知她懷著皇上嫡長子,對她照料得極為上心,每日膳食又補血又補氣,加上舞輕塵求生欲極強,一段時間后,竟也恢復得七七八八。

.

一個月后,御書房。

“啟稟皇上,娘娘腹中胎兒懷得極穩。”

“她知道懷孕的事嗎?”蕭楚御頭也不抬,繼續批閱奏折。

“回皇上,娘娘不知。”御醫說,“前幾日娘娘還問微臣,上個月月事沒來,這個月又沒來。”

“你怎么說的?”蕭楚御放下毛筆。

“微臣說,之前那番折騰傷了根本,需靜養幾月,把身體補回來。”

蕭楚御“恩”一聲,舞輕塵懷孕的事,除了范御醫,就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他想把那個孩子保下來。

保下那個孩子,第一不能讓過多人知道,青荷也不行;

第二得把舞輕塵身體調好,母體若身體不好,孩子身體也不會好;

第三不能讓舞輕塵知道,因為他不確定,舞輕塵若知道的話,會不會不想要那個孩子,

畢竟……

她和他好,只因為他是舞家選擇的傀儡……她不愛他,她所愛的另有其人。

當然,他也不愛她。

他是舞家的棋子,舞家又何嘗不是他的棋子,包括舞輕塵!

第四,他得派人監視她。

.

兩個月后,御書房。

“皇上,娘娘懷孕的事情快瞞不住了!懷孕者,四個月顯懷!如今已有三月。娘娘本就瘦,微臣怕娘娘其實早已知道。”御醫滿臉愁容。

蕭楚御放下正在批閱的奏折,起身在房間里踱步,兩個來回后:“瞞不住就不瞞!來人,擺駕冷宮。”

一行人浩浩蕩蕩朝冷宮走去,御醫走在蕭楚御身后一步處,行至一半,他疾步走蕭楚御身后僅半步處,小聲:

“皇上,那事既瞞不住,不若將娘娘接至鳳儀宮?”

蕭楚御斜睨他一眼,御醫立即噤若寒蟬。

.

舞輕塵當然猜到自己懷孕了,一個瘦骨嶙峋的人,小腹日復一日凸起,即便穿著厚衣,其他人看不出來,可如何能瞞過自己?

更何況,這冷宮的變化,再沒有人比她感受更深。

從沒有任何食物到每日滋補湯飯不斷,從日日被人凌辱到照顧周全,從這座宮里只有趙青荷派來折騰自己的人,到越來越多陌生面孔……

趙青荷必定容不得她,能做到這些事情的只有蕭楚御。

蕭楚御……呵,男人……

上一刻恨不得你死,下一刻,聽說你懷孕了,嘴臉就變了!

舞輕塵在接到通報聽說蕭楚御要來時,徑直走出房間,跪在冷宮院子中間。

這樣一個舉動,全冷宮上下,沒有一個人覺得不妥。

然,

當蕭楚御走進來,看到這一幕時,覺得刺眼極了——

印象中的舞輕塵,從來不給任何人下跪,先皇還在時,因極寵愛她,早免了她的跪拜之禮;

印象中的舞輕塵,每每看見他,總是喊著“楚御,楚御”,如蝴蝶般撲來;

印象中的舞輕塵,那樣張揚的,“本小姐跪天跪地不跪人!”……

“你不是說不跪人嗎?”蕭楚御脫口而出。

他行至她面前,蟠龍鞋在衣擺下露出一截。

猜你喜歡

  1. 短篇美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