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怒劍龍吟

更新時間:2019-06-17 14:31:10

怒劍龍吟 已完結

怒劍龍吟

來源:掌讀520 作者: 飄渺塵滅 分類:玄幻 主角:風韌,霍曉璇

主角是風韌,霍曉璇的小說叫《怒劍龍吟》,此書是由網絡知名作家飄渺塵滅著作的一本玄幻類小說,內容講述了宿命,輪回,一切,從傳承玉墜交到他手上的那一刻驟然改變。天道的齒輪,再度轉動,不知此次結局究竟將駛向何方……跨越三千年時空的羈絆,在兩個靈魂意外邂逅時開始。龍吟起時,四方震怒,蒼穹失色。霜鋒出手,萬劍臣服,神魔共誅。半生流光幻夢,兄弟并肩,只手補天尋劍意。一世塵緣難了,美人在側,落英煮酒笑紅塵。……劍者,以心為刃;武者,以仁為念。不求一世無憾,只望此生無悔,眷戀的一切皆由手中之劍去守護!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十萬!”

風韌出價了,他身側的霍曉璇倒是吃了一驚。而且樓上包廂中,凌峰、周軸以及那位暗中跟隨的神秘人的目光都以時間集中在了風韌身上。

他要這玩意做什么?

這樣的疑問在四個人的腦海中同時出現。

不過風韌的報價很快就被壓過去了,這樣的罕見靈藥,雖然真正派得上用場的地方不多,可是價格依舊很俏。片刻后,清靈固魂汁的價格就被喊到了十五萬。

“小風韌,你需要這玩意嗎?”霍曉璇有些疑惑,據她所知,風韌修煉的僅僅是火屬性,根本沒有靈魂力量。

風韌的真正屬性是光和火,不過由于他使用的招式中,光都是當做輔助屬性使用的,沒有火直接看上去的那么明顯。對于非真正的高手來說,確實很難發現風韌在火屬性中夾雜了光屬性。那晚,也只有風恒真正察覺到了,或者說他本來就知曉。

“這玩意對我有些用處。”風韌小聲說道。

“那好,我這里還有一張碧晶卡,是三哥在我們離開桐城前悄悄塞給我的。我查看了一下,差不多有七萬金幣。你都拿去吧。”霍曉璇將兩張碧晶卡都塞到了風韌手中。

“多謝了,曉璇。我一定會還你的。”

“十八萬!”

風韌這下是亮出了所有的家底了,要是再被反超,他也有心無力了。

而一旁的霍曉璇此時卻在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輕輕說道:“誰要你還了。人家難得有你這么一位朋友,不幫你幫誰?再說來,那一次……”

“十八萬五千。”

接下來的一個報價徹底粉碎了風韌最后的希望,他脫力地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心中暗道:無道哥,我盡力了。

“二十萬。”

第一個來自包廂的報價出現了,隨后拍賣場內一片沉寂。包廂內都是有些身份的人,普通只能在一樓大賣場中的人更本惹不起。要是由于競價結下了仇,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那個包廂里是誰?”凌峰望向報價之人所在的位置,有些詫異。對于能夠進入包廂的人,按理說在這黑石域沒有他不認識的。那么就注定是外來的過江龍了。

“不清楚。這里的規矩就是不向外透露任何客人相關信息。”手下兢兢克克地回答道。

“等出去后,派人去查。竟然還有我在黑石域中不知道的人,有問題。”凌峰摸著自己的下巴琢磨著,而一旁的周軸沉默不語。

那個包廂內,之前暗中觀察風韌兩人的神秘人靠在沙發上自言自語道:“大哥啊,我可是和你說的一樣,盡可能地幫忙了。到時候,你可千萬別不認賬。這二十萬可是我背著老婆攢了三年的私房錢啊。就這么送出去,還真是有些不舍得。”

這場拍賣的一小段**后,連續拍賣的都是些相較便宜些的武學功法,最高的也只有四品。這期間霍曉璇倒是拍下了一卷四品的功法,將手上的錢花去了十萬。而風韌依舊對之前沒能到手的清靈固魂汁有些耿耿于懷,殊不知已經有人幫自己拍下了。

終于重頭戲來了,一桿銀色..擺上了拍賣場的前臺上。槍刃上的三道血槽閃爍著滲人的寒光,通體表面還流轉著陣陣氤氳霧氣。

“玄階中等靈寶,冰魄透甲槍。據鑒定是通體使用了深海寒鐵打造而成,這種金屬大家應該不陌生,一兩就抵得上一百枚金幣。而此槍更是耗費了七十三斤才打造完成的,最后純重量只有二十三斤,可謂精華。另者,槍中核心法陣的繪制更是將材料本身的寒氣升華到了極致,對于冰屬性功法修煉者而言,這絕對是極佳的選擇。不過先告誡一下大家,非冰屬修煉且修為低于武級九重者,最好不要觸碰此槍,避免被寒氣反噬……”拍賣師為這件壓軸之一的寶物細細地做著解說,雖然在這里的很多人都早已知曉了這件靈寶的存在。

靈寶,煉器師制作的特殊法器,其中一部分以兵刃的形式存在于這片大陸上,分為天、地、玄、黃四個階級,每個階級又分為上中下三個檔次。對于修為低者,以凝形武學作為兵刃更容易融會貫通,達到與兵刃合為一體的境界。對于修為高者,已然可以將外力近乎全部引為己用。這時候,兵刃對他們而言就是身體的延伸,自己的一部分,同樣隨心應手。

至于巔峰強者,便是返璞歸真之境。無論凝形或是實體兵刃,在他們手中都是如出一轍,差距不大。當然,前提是凝形武學的品級不會和兵刃差得太遠。而靈寶一類,可不單單只有兵刃。

“起價五十萬,開始!”

這次,霍曉璇沒有再次頭一個報價嬉戲了。終于,她也有些被這個起始價位給震懾住了。萬一沒人跟價,她就是把自己給賣了也付不起帳。不過這個擔心純屬多余,一眨眼間,價格已經被叫到了七十萬,其中二樓包廂已經有三家開始報價了。

“七十五萬。”凌峰開始競價。

“七十六萬。”黑石域另一巨頭的焚炎幫死死跟住。

“八十萬!”又一黑石域巨頭之一的天缺門也加入了競爭。

不過黑石域最后的一股霸主勢力,惑生宮卻沒有插手。

“宮主,這件靈寶確實不錯。要不是由于自身寒氣過重,有可能反噬的話,恐怕都算得上玄階上等了。為什么我們不出價呢?少主她正好是修煉冰屬性,有宮中那么多高手看護,應該不會出什么差錯的。”

一處包廂中,一位容貌儀態勉強算得上禍國殃民級別的女子垂手而立,僅是一女婢打扮。這樣的姿色女子放在哪里恐怕都可以引起一陣轟動,必成不知多少勢力相互爭斗的罪魁禍首。但是在這里,她只是侍女。而她正在低聲詢問著坐在主座上的主人,聲音中還暗含著一絲后怕的恐懼,似乎這位主人的脾氣非常不好。

“茗幽,這樣的話我不想再聽到第二次。少主的安危可不能賭在這里,你明白了嗎?”主座上的人沉聲說道,語調平常卻依舊讓那名喚作茗幽的侍女驚出了一身冷汗。

“屬下知錯了。”

“那幫男人,就喜歡這般冒險,也不想想這冰魄透甲槍之前的克主兇名。不過這樣也好,先讓他們財力耗一耗,看誰有能力和我爭那樣東西。”主座上的人喃喃自語。

惑生宮,成員全部為女性的勢力。在這個以混亂著稱的黑石域,能夠憑借女人的力量就穩穩站住腳跟,沒有成為男人的金屋藏嬌,足以見識到她們的實力。要說黑石域第一高手是誰,沒人知道。但是要說四大霸主勢力的首領中誰個人修為實力最強,莫過于惑生宮之主東方琴珊。

惑生宮的眩惑迷蹤舞,足以**眾生。

“凌門主,價格加到了這個位置上,差不多了吧。”周軸看到凌峰再次報出了一百零五萬的價格,都心中為他捏了把汗。他雖然不是武修者,但是憑借多年的行商經驗,對靈寶、功法的定價也有自己的一套經驗法則。在他看來,這冰魄透甲槍,九十萬價格差不多了。

“哼,天缺門的門主孟天缺修煉的就是冰屬性,這件靈寶對于他來說是再好不過了。我報價不過是為了讓他多付出一點而已。后面還有三件壓軸寶物,現在我們幾人誰的錢袋先到底,誰就輸了。”凌峰冷笑道。

另一處包廂內,孟天缺氣得直拍桌子,他自然看出了凌峰的小把戲。可是這些年和羅剎門的爭斗,他的天缺門一直處于下風。為了豪賭一把,他已經將大部分希望寄托在了這有著克主之名的兇器上。

最終,冰魄透甲槍果然還是讓孟天缺以一百二十萬的價格拍走,這是他的底限。凌峰也隱約摸到了孟天缺的脾氣,在報價一百一十五萬后就放棄加價,后面風險太大。

接下來的一卷六品下等火屬性武學功法被焚炎幫拍下,這也是他們此次的目的之一。武學到了六品,就有了質的飛躍,開始分為上中下三等了,

倒數第二件是六品下等雷屬性武學功法,由于雷屬性是自然元素屬性中最為狂暴,威力最強的存在,故此比火屬性同級功法還要貴上一籌。對于這件拍賣品,凌峰有些措手不及。他之前并沒有收到這卷功法的相關信息,而他修煉的又正好是雷屬性。

結果,在孟天缺和焚炎幫之主唐克的故意抬價下,凌峰多花出了三十萬才將這卷功法收下。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這樣的明爭暗斗和陰謀小把戲,在黑石域實在是太常見了。

猜你喜歡

  1. 熱血爽文小說
  2. 玄幻小說
  3. 武俠小說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