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謀妃當道

更新時間:2019-06-17 16:12:20

謀妃當道 已完結

謀妃當道

來源:掌讀520 作者:夜凌郗 分類:重生 主角:林逸翔,陸之遙

《謀妃當道》是一本難得的劇情極佳的作品,主角是林逸翔,陸之遙,新婚之夜,大兵壓境。洞房之內,她青澀回應。洞房之外,族人卻如螻蟻任人摧殘。十里長街,曾經鋪滿紅妝。只為才子佳人締結良緣傳為佳話。而今,卻尸橫遍野,恍如人間地獄。一夜夢醒,血親的指責唾罵不絕于耳,罪魁禍首卻是該最疼她的夫君。他,大手將她推入流寇之中,無視她的名節將毀。轉瞬即逝的溫柔,虛假薄情的面容,叫人恨之入骨。她,雙眸垂淚,含恨而亡。卻遇磐涅重生,得以尋恨歸來!驚鴻一瞥,早已不是彼時的懦弱千金。耀眼光芒無人能擋。滿朝側目,國君折腰,前夫情仇不明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蚊香?”綰月眨了眨眼睛,沒明白陸之遙這話是什么意思。“你不會是想點燈熬油的給她洗衣服吧?她讓你明早必須把衣服洗好?”

“不是。”陸之遙搖搖頭,說出讓綰月琢磨不透的話。“你只管給我取來就是,其他的我以后自會告訴你。”

陸之遙在說這話的時候,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讓綰月不想拒絕的自信勁兒,綰月皺眉想了好一會兒,才總算是點了點頭,同意了陸之遙的要求。

陸之遙等綰月拿了一些蚊香之后就讓她走了,獨自在屋內搗鼓了好久,陸之遙才慢悠悠的走出了房間,將手上的東西扔進了那泡著衣服的盆里。第二天天亮之后,陸之遙睡飽吃足,洗完了衣服掛了滿滿的一院子,心情頗好的欣賞著自己的杰作。

陸之遙早就該想到,只要她一天不死,這宰相府里就有人不會讓她消停。果然,在她洗完衣服還沒休息多久之后,陸之晴就大搖大擺的帶著人來了。

“喲,這洗的還挺快呢。”陸之晴冷笑著看著陸之遙,說道:“行,回頭再到我那去,把月嬋的衣服也拿來洗洗好了。”

“小姐,這怎么成呢?月嬋可受不起。”月嬋裝模作樣的拒絕著陸之晴的提議,“奴婢怎敢讓小姐的姐姐,為奴婢洗衣?”

“我的姐姐?”陸之晴嗤鼻一笑,扭頭對月嬋說道:“別說笑了,她是不是我爹的女兒還不一定呢,我可不敢輕易認這個姐姐。”

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為的不過就是昨日陸之遙對月嬋說的那些話而已。陸之遙看著陸之晴如此囂張跋扈的為奴婢出氣,她沉默的承受著,什么也不說,讓陸之晴越發的得意起來。

“這么好的天兒,不出去走一走真是浪費了。月嬋,咱們走吧,這屋里的晦氣沾多了,我會不舒服的。”

“小姐說的是,聞聞這屋子一股發霉的味兒,真是讓人受不了。”月嬋攙扶著陸之晴往門外走,等走出房間之后,陸之晴卻又忽然停下了腳步。

陸之晴一副“好心腸”的看著陸之遙,媚聲說道:“你也好久沒在府上走動了吧?用不用我帶著你四處溜溜啊?”

“好啊,那我就多謝妹妹了。”陸之遙自知陸之晴發出這樣的邀請,絕對不會有什么好事。但她還是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因為能在白天繞著相府走一走轉一轉,也是她想做的事情。

陸之晴和月嬋走在前面,陸之遙一人跟在兩人的身后。若是不知情的人,很有可能會把陸之晴和月嬋兩人當成是主子,而陸之遙是兩人的奴婢。因為就連月嬋身上的衣服,都是要比陸之遙所穿的好一些的。

前面兩人有說有笑的,時不時說著諷刺后方陸之遙的話。直到前方出現了幾個人,陸之晴才停了下來。

陸之晴站直了身子,表情有些緊張的盯著那慢慢走近的人看,而她身后的陸之遙,也同樣是目不轉睛的看向那個人。只是兩人眼中的情緒,卻截然不同。

陸之遙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會在短短幾日之內,就連著兩次有機會見到林逸翔。陸之遙以前曾偷聽過夏振坤和夏天的對話,是關于林逸翔的。林逸翔是屬太子一派,和她們夏家也曾經是太子的心腹和擁護者。所以那時的陸之遙還想不明白,為何她們家和林逸翔同是為一個主子賣命,但是爹爹卻一直反對她和林逸翔在一起。想必,爹爹是早就看透了林逸翔這個人,所以才會擔心她以后的日子。

宰相陸遠征,雖然在朝中身居高位,但是卻一直沒有聽說與太子有什么來往。如今這林逸翔三番兩次的到相府來,難不成是想要拉攏陸遠征?夏家已經沒了,太子現在需要其他的幫手來穩固他儲君的地位。而這宰相,毫不例外就是最好的人選。

陸遠征表情凝重的聽著林逸翔說著話,在看到陸之遙和陸之晴之后,陸遠征不由自主的一愣。因為這兩個女兒如此平和的在一起,是很少見的事情,更不要提是出來散步了。

“爹!”陸之晴甜甜一笑,乖巧的叫著陸遠征。可視線卻在不時的看向陸遠征身邊的林逸翔。

林逸翔相貌堂堂,個性卻冷若冰霜。他曾讓全京城大部分未出閣的千金們都暗許芳心,怎奈卻只鐘情那夏家的夏瑤,最后娶了夏瑤為妻。如今夏家被滅門,但是那夏瑤,卻似乎是被林逸翔給偷偷的放了。林逸翔對夏瑤的一片真心,讓很多人都心生妒忌,當然,這其中也包括陸之晴。

“這兩位就是宰相的千金?”陸之晴炙熱的目光,林逸翔自然是看在眼里。而陸之遙陰冷的視線,也同樣讓林逸翔無比在意。“后面那個是誰?”

“那是老夫的大女兒。”陸遠征不情愿的答道。

“哦?她就是陸之遙?”林逸翔頗為意外,因為陸之遙的名字他在之前也是聽過的。看來這陸之遙果然是精神有些不正常,不然怎么會第一次見,就有膽子這么看自己?

陸之遙聽著林逸翔的話,她恨不得立刻就沖過去撕下他臉上的假面具,然后殺了他,為九泉之下的父母家人報仇!可是,她卻不能肯定自己現在出手,是不是一定能打得過林逸翔。

大婚之夜,是陸之遙第一次見林逸翔出手。雖然她喝了酒,實力減弱,可是關于林逸翔的武功,陸之遙卻還是不敢輕易的忽視。

林逸翔和陸遠征沒有過多停留,就走了。陸之晴的視線一直落在林逸翔的后背上,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才總算是收了回來。也忘了身后的陸之遙,陸之晴興奮的拽著月嬋,就往葉蓮蓉的別院跑去。

“怎么了這是?”葉蓮蓉看著氣喘吁吁的陸之晴,放下手中正在挑看的玉鐲子,不解問道。

“娘,我有事問你!”陸之晴把屋內的丫鬟叫了出去,關好房門之后,小聲的問道:“我剛才又看到七皇子了,他來咱們府上是干什么來了?”

自己女兒的那點小心思,怎么可能逃得過葉蓮蓉的眼睛?葉蓮蓉輕聲一笑,打擊著陸之晴說道:“不是為你來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娘!”陸之晴嬌嗔的搖了搖葉蓮蓉的胳膊,“女兒和你說正經的呢!”

“七皇子來找你爹,自然是有他們的事情要談。娘也不知道太多,只是聽說太子似乎是有意想要拉攏你爹。”葉蓮蓉說著說著,臉上露出一絲擔心來,看的陸之晴是十分不解。

“太子找我爹,這是好事啊!太子以后就是皇上,如果我爹答應了,那以后自然地位就更高了啊!”

“你這孩子,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簡單?”葉蓮蓉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太子如今這么急著想要拉攏人心,自然也是有他的原因的。你要知道,朝中很多大臣是一直不看好太子的。那幾個老臣曾無比擁立八皇子為太子,雖然皇上沒有同意,可是八皇子的聲望還是很高的。”

“八皇子?”陸之晴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明白。“八皇子不就是七皇子的弟弟嗎?那個林逸南明明和七皇子是親兄弟,怎么倒不是一條心了?他一個病秧子能有什么作為?說不定哪天就死了呢!不足為患!”

“這些事情不是咱們女人家能討論的。”葉蓮蓉轉開話題,指了指桌上的幾個鐲子,說道:“瞧瞧,這幾個是娘剛托別人從外地買回來的,有沒有你喜歡的?”

“娘,咱們先別說這個。”陸之晴一反常態,連看都沒看那些好東西。這要是在平時,就算葉蓮蓉不說,恐怕也都讓她給全部搶走了。“娘,你勸勸爹讓他答應太子好不好?”

“為什么?”

“我……哎呀,女兒的心思難道你還不知道嘛?!那夏瑤早就不知去向了!”陸之晴一跺腳,橫下心來說道:“女兒除了七皇子,誰都不嫁!我不管,娘,這一次你一定要幫幫我!不然我就找舅舅幫忙去!”

“知不知羞!”葉蓮蓉低聲訓著陸之晴,“你要是敢和你舅舅說這事,看我不收拾你!”

“你不幫我,難道還不讓我想別的法子嗎?娘,太子登基,七皇子自然就是德高望重的王爺了。到時候女兒成為王妃,那豈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一輩子都不愁了?娘,你就幫幫女兒好不好?這是女兒的終身大事,難道你忍心讓女兒嫁給那些庸俗的紈绔子弟嗎?”

陸之晴真情流露,讓葉蓮蓉為難不已。朝廷的事情她是不該過問的,可是女兒的終身幸福,也確實是一件大事。夏家的人早就死光了,夏瑤也不知去處,七皇子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紀了,身邊總得有個人才行。若是真的能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七皇子,那就如晴兒所言,她們相府以后也定會和現在不同了。

“這事你先別急,晚些時候我和你爹說說,但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你知道你爹,他一向是中立,誰也不幫的。想讓他就這么站在太子一邊,是不容易的。”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古裝小說
  3. 古代言情
  4. 古言女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