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庶女

更新時間:2019-06-17 16:30:10

庶女 已完結

庶女

來源:掌讀520 作者:夏至花開 分類:言情 主角:李玄臻,段茉兒

《庶女》主角是李玄臻,段茉兒的小說,故事內容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強烈推薦大家閱讀。內容講述了盛陽城西北角有一家名為“喜客來”的飯莊,店里的老板金富貴是個五十來歲的中年男子,這人身材肥胖滿臉橫肉,穿了一件繡滿牡丹花的紫緞長袍,腰間掛滿象征財勢的玉墜。此時他正襟危坐,臉上露出幾分倉惶之色。坐在他面前的,是個身材清瘦的小老頭,那老頭眉毛和下巴上蓄了一把白花花的胡子,身上穿著一件臟兮兮的道袍,背上背了一個臟兮兮的小布包,一邊扒著手指頭,一邊閉著雙眼在嘴里念念叨叨。金富貴眼巴巴看著老頭兒,直到對方睜開眼,才緊張兮兮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話落,轉身進了內窒,不多會兒功夫,他拎著一只灰頭土臉的箱子從里面走出來,那箱子外層雕著古怪的花紋,年代十分久遠,已經舊得看不出原來的顏色。

箱子上置了一把銅鎖,那人將箱子放到李玄臻面前,對他道:“這里面的玉石都是這些年來我精心搜集回來的寶貝,如果公子識貨,可以看看這些東西能不能入公子的眼。”

說著,他將銅鎖打開,掀開箱子,只見上面蓋了一層紅綢,揭開紅綢,里面竟是別有洞天。

原本并沒把這個小地方當回事的李玄臻,在看到里面工工整整擺放了十幾種大小不同,樣式不同,顏色不同的玉石之后,不由得眼前一亮。

一只雕工精心的黑翡翠展翅大鷹被打磨得栩栩如生,墨綠色大玉扳指的成色也絕對是世間少有,還有兩只黃玉小獅子,不僅玉質完美,就連磨工也十分精致。

里里外外看了一圈,最后,他將視線落在一塊潔白無瑕的羊脂玉上,這塊玉有茶壺大小,方方正正的一塊,上面沒有任何圖案,外表看著平凡無奇,可仔細一瞧,這羊指玉所散發出來的光澤卻猶為迷人。

他將那塊羊脂玉仔仔細細打量了一陣,半晌后,輕聲道:“這玉看似平凡,其中倒藏了許多乾坤啊。”

那中年男子聞方,臉色頓時一變。

就聽李玄臻繼續道:“你這箱子里其它的東西的確都是寶貝,可和這塊羊脂玉相比,那些東西卻是一文不值。”

這話說得雖然極重,可真正懂玉的,卻不得不被他的慧眼所震憾。

“公子確定看好了這塊白玉?”

“十分確定。”

指腹輕輕撫摸著并不是那么整齊的玉身,他揚顏笑道:“還請先生開個價碼,這玉我要了。”

那人驚訝良久,才訥訥道:“不瞞公子說,這白玉曾是一位故人寄放到我這里的,那位故人對我說過,有朝一日若有人能在這箱子中的眾多寶貝中一眼挑中這塊白玉,便將它當成禮物,贈給那人,分文不取。”

“哇!那故人是誰啊這么大方?”

段茉兒聞言,一雙大眼睜得溜圓。

中年男子并未答話,只對李玄臻道:“或許那故人與公子有緣,既然她當年有言在先,這玉便贈給公子吧。”

“那怎么行,無功不受祿。”

說著,從袖里掏出一張銀票放到桌上,“若那故人真與在下有緣,便用這些銀子給他買些燒酒喝吧。”

那人沒看銀子的數目,因為他整個人都因為李玄臻選了那塊白玉之后,而變得魔魔怔怔。

直到段茉兒和那公子離開他家,他才恍惚回神,一**坐到椅子上,呆呆愣愣的念道:“白玫,當年你托我辦的事已經實現了,一切果然都是天意。”

回想起那白衣公子舉手投足間的氣度風范,忍不住在心底贊嘆。

那人,就是茉兒未來的夫婿吧,的確豐神俊朗一表人才,白玫,你泉下有知,也該冥目了。

“你可以把我的香囊還給我了吧?”

走出怪叔叔家的大門沒多久,段茉兒便扯住李玄臻的衣袖,不客氣的伸出細白小手,擺出一副索要的姿態。

對方笑謔的睨她一眼,“男女授受不親,你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本公子做出這么親昵的舉止?”

她紅了紅臉,嬌斥道:“誰對你做親昵舉止了,我只是想要回我的香囊。你該不會說話不算話,想要背棄諾言吧,當初大家可是講好的,只要在我的引領下你能買到寶貝,就把香囊還我……”

見小丫頭急吼吼生怕他賴帳的可愛模樣,李玄臻真的很想再捉弄她一陣,可他知道繼續捉弄下去,搞不好這丫頭就會當場哭給他看。

收起玩笑的心思,將那粉色香囊從懷里掏出,遞還給她。

段茉兒如獲至寶的接過香囊,里里外外檢查一遍,見香囊里的東西都在,便放了心,小心翼翼將香囊掛在腰間。

香囊里的鈴當在外力的作用下,適時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音。

段茉兒似乎很喜歡這個聲音,白晳的小手兜住香囊底端輕輕晃了晃,當鈴當聲越來越清晰的時候,她臉上的笑容也流露出難以抑制的喜悅。

這樣一張純然的笑臉,突然讓李玄臻覺得異常刺眼。

明明是庶女出身,娘死得早,不被爹爹疼愛,平日里還被繼母繼姐欺凌。

可她卻活得那么樂天、自在,仿佛世上的塵埃根本污染不了她潔白的靈魂。

他自幼生于皇宮,長于皇宮,從小到大見過最多的就是爾虞我詐,勾心斗角。

為了權、為了勢、為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他身邊的人一個個變得狡詐變得陰險變得心計滿腹。

那些大臣家里的閨女,小時候粉妝玉琢般的一個妙人兒,隨著年紀的增長,隨著父兄一輩在朝中權勢的逐漸擴大,逐漸被培養成權勢下的犧牲品,變得早已失去原來的自我。

眼前這個人,她是獨一無二的吧。

李玄臻突然產生一種奇怪的感覺,很想用天下間最堅固的堡壘,將她囚禁起來,如果沒有外界的紛擾,她的純潔天真,也許就會永存于世吧。

他被自己突然產生這樣的想法而感到震驚,再抬頭時,就見段茉兒很孩子氣的沖他招招手,“傻站著干什么哪?走啊,我們進城去。”

說完,笑嘻嘻的轉身,蹦蹦跳跳的向前走。

他笑了笑,抬腿跟上,她個子不高,身材瘦削,身上穿了一件淺粉色的薄紗羅裙,一頭黑發隨意挽起,腦后別了幾根不怎么值錢的銀釵。

脖頸細長,小巧圓潤的耳廓珠圓飽滿,就像兩只可愛的小元寶。

李玄臻剛欲從她的身上移開視線,就見她右耳下方,竟有一顆拇指蓋大小的紅色梅花痣。

他微微一怔,疾身向前快走幾步,近距離看,那顆紅色梅花痣越發耀眼奪目,顏色紅如鮮血,嬌艷欲滴。

段茉兒似乎感受到他灼熱的視線,轉過頭不解的歪著腦袋看他,“你瞧什么呢?”

李玄臻伸手指了指她的耳后,“你耳后有一顆梅花痣。”

“是啊,我聽香香說,那顆痣挺大的,可惜我自己看不到,不過我娘曾經對我說,那可是大富大貴的痣,一般人還長不出來呢。”

她摸摸耳后,皺皺小鼻子,“幸好沒長在臉上,不然就真嫁不出去了。”

李玄臻直愣愣的看著她,心底不斷糾結。

是她嗎?會是她嗎?

難道白太傅口中所說的,那個可以助他登上大寶之業的人,就是段茉兒?

可她明明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姑娘家,又生活在一個極單純的世界里。

如果真的將她帶到血雨腥風的朝堂之上,此刻她臉上的純然和天真,是否也會被一并抹去?

有些興奮的同時,也產生了幾分猶豫。

他不忍心將屬于她的純潔抹去,與此同時,又自私的想將這樣一個完全沒被外界所污染的小東西一輩子留在身邊保護。

不遠處傳來馬蹄聲,就聽段茉兒在耳邊道:“哎,那人不是你的隨從明公子嗎。”

明軒她是認得的,雖然比不得李玄臻俊美迷人,卻也是個讓姑娘家眼前一亮的俊俏公子。

只見明軒騎馬疾速趕來,直達李玄臻面前,縱身下馬,臉上閃著幾分不悅之色,“少爺,您怎么逛著逛著,竟逛到城外來了?”

如果不是暗衛隨時跟在他身后保護,他堂堂四王真出個什么意外,此番隨行出來的人就一個都別想活著回去。

“我帶你家少爺出門買玉……”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古代重生小說
  3. 古代言情
  4. 古言女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