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我在陰間當廚子

更新時間:2019-06-17 19:54:24

我在陰間當廚子 已完結

我在陰間當廚子

來源:掌文 作者:野貓追老虎 分類:靈異 主角:劉天,杜三娘

精品小說《我在陰間當廚子》由野貓追老虎所編寫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劉天杜三娘,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賓館里有兩張床,我寫了一會字后,就躺在床上休息。...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在本地論壇上我發現一條非常特別的信息。

據一帖子介紹這條街在建國前是一個百人墳坑,一到了晚上就有哭泣聲。

久而久之大多數人都搬走了。這就不難理解為什么這里晚上非常冷清。

關上帖子,心里七上八下的。

這時手機響了。

"喂?哪位?"

電話那頭一陣雜音過后,就聽見有人再叫我的名字。

"天兒,我是你奶奶。"

頓時,我嚇的把手機扔在chuang上。

奶奶?

從我記事起就毫無印象,咱是福利院長大的,沒有親人。

隨即,我小心翼翼的拿起手機,看見屏幕上有一只手在叫我過去。

就那么一瞬間我頭皮發麻,連忙關機,這里不是鳳鳴嘍,難道是臟東西跟我回家了。

頓時,我發現整間房子處處變得詭異。

電腦的桌面上有一個黑影在朝我勾手,音箱里放出一個驚悚的聲音。

"劉天,過來啊……"

"這里好冷,快來陪我……"

見此情景,我連忙跑到門口準備跑出去,預料中鎖打不開。

然后電腦桌像長了腿一樣朝我沖過來,屏幕上掛著一個扭曲血腥的臉。

泛白的眼珠子,怨毒的表情。

來不及多想,趕緊躲到一旁,隨即砰的一聲巨響,剛才我站著的地方被桌子砸出一個很深的痕跡。

我住的是一室一廳,此時只能往窄小的衛生間跑。

萬幸的是很順利的進入衛生間,便反鎖門。

外面的桌子安靜了下來。

可我一點也不敢放松。

衛生間的門實際上很脆弱,經不起電腦桌的沖撞,可是外邊卻異常安靜下來。

但我不敢開門,只得拿起噴淋頭握在手里壯壯膽。

然而,下一秒手里的噴頭冒出許多鮮血,濺滿了一臉。

濃郁的血腥味充斥著鼻腔,耳朵傳來陣陣讓我去下面陪她的聲音。

這時一只手暴力的捅破衛生間的門緊緊的掐住我的喉嚨。

整個人被抵在瓷磚墻上,不能動彈。

即使我在怎么用力也無法掙脫。

就在我意識模糊的時候,聽到外面一陣暴喝。

"天地無極,乾坤接發,看符。"

是道士,他來救我了。

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之后,隨著一個疼痛不甘的蒼老聲音離去之后,我整個人輕松了下來。

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

可腦子里卻嗡嗡作響。

"醒醒,劉天,貧道差點來晚了一步。"

隨著我漸漸睜開眼,看到道士一身便裝打扮,連忙說:"我差點死了,到底是誰要害我?"

"先起來,順順氣。"道士連忙把扶起來。

這時衛生間就像成了煉獄一樣,到處是血跡。

我還以為剛才是幻象呢,沒想到血液還在,衛生間的門破成稀巴爛。

在道士的攙扶下,我坐在沙發上,驚魂未定的說:"要不先走吧,這里不安全了。"

道士摸著八字胡說:"無妨,貧道連夜趕路算是趕上了。你這是命里有這一劫。"

我抹著臉上的血說:"就是昨天晚上收了那個兇煞的鬼牙?"

道士點點頭說:"鳳鳴嘍不簡單,你昨天晚上竟然挺過去了,說明你命大,那個兇煞的怨氣很深,問起原因是牽扯到一些秘聞,以后再跟你說,現在你休息一會,然后換身干凈衣裳。"

我沒有休息而是快速跑到臥室迅速換了一套衣服,然后整理一個背包準備常住鳳鳴樓。

真是倒霉透了,說實話。

等我搞完一切,他才把名號告訴我,說有緣。

三清道長。

聽起來很有安全感的名字。

經歷過剛才的一幕,我覺得可以告別以前的生活了。

鬼的世界到底是怎樣的呢?

那個想害我的臟東西難道白天也敢出來嗎?

很多東西顛覆了我的認知。

跟隨者三清道長坐公交車來到一處賓館里,要說這里太偏僻了,我還以為他有道觀呢,沒想到被一句四海為家給頂了回來。

其實,我才不關心你有沒有道觀,而是在意自己的小命

三清道長吃過午飯,我結賬走出飯店門口,他就用牙簽剔著牙說:"你在鳳鳴嘍上班,要長期與鬼為伴,回去后貧道教你點本本事,以備不時之需。"

哎呀媽呀,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句話。

于是說道:"行啊,可是我以后要結婚生子,不能當道士啊。"

三清道人不屑的說道:"我又不收弟子,你天資不行,只是你我有緣罷了。"

"可以啊,我愿意,對了我一直想問白天找我麻煩的是昨晚那個兇煞嗎?"我覺得還是問明白的好。

路上的灑水車突然噴我一身。

三清道人駐足腳步,看著他動著手指頭苦思冥想的兩分鐘,他這才說:"不是,那個兇煞不會白天出來,你這個只是野鬼趙替身而已,你早上回來沒發現異常?"

我皺著眉毛回憶道:"早上做出租車回來的,沒有異常啊。"

突然,我想到的士司機說昨晚有人牙齒被扒光了,死的很慘。

于是又把剛才的事說給他聽。

這時三清道長點點頭說:"那就對了,這是你的劫難。"

"說明白點道長。"我急了。

他摸著八字胡說:"你要了兇煞的牙齒,她夜里出去害人,那個被害的冤魂能放過你?"

頓時,我也明白過來了,但是邏輯說不通啊,害死你的是兇煞,我這也太冤枉了。

三清道長對我說:"別較真,浪費勁和時間,在靈異的世界里沒有道理可講,也別用從前的邏輯看待這件事情。"

隨即,我嘆口氣,背后發涼的問:"那我被纏上了,你是不是該做點什么?"

他拍著我的肩膀說:"放心,有我在,倒是那個兇煞最難纏。"

聽到他的擔保,我懸著的心才放下來。

回到賓館后,他讓我寫了一下名字之后,便讓我從練字開始,雖然不情愿但還是接受了。

原因嘛很簡單,要教我畫符。

最簡單,也是最后效的一種。

于是,接下來的時間他出門了,我一個人在賓館練字。

大概晚上八點多的時候,三清道長一臉疲憊的回來了,他檢查了一下字之后搖搖頭,然后說:"你用點心,千萬不可懈怠,萬事從根基扎起。"

頓時,我老臉通紅,字寫的難看又不止我一個。

賓館里有兩張chuang,我寫了一會字后,就躺在chuang上休息。

等我起來的時候,快到上班的時間了。

三清道長在chuang上打著呼嚕。

我輕手輕腳的出門了,隨手攔了一輛的士來到鳳鳴樓。

說實話,晚上我出門有點怕的,但是荷包里多了一個符紙做的指環,于是戴在手里,心里算是鎮定不少。

來到鳳鳴樓后,許經理馱著背出現在門口。

他看著我說:"你脖子上紫色的勒痕是怎么回事?"

勒痕?我怎么沒發現,隨后想到今天遇到的事

于是心有余悸的說白天在家里遇鬼了。

他說進來吧。

沒有意外的表情,全程很淡定。他從廚房里端出一碗湯,放在桌子上,要*坐下。

當我準備端著喝的時候,許經理打斷了我的手說:

"不是給你喝的,是涂著用。"

隨后,他用一個軟軟的小小圓棉布蘸著湯給我擦拭脖子上的勒痕。

頓時,只覺得皮膚傳來一陣灼燒感。

感覺被火苗烤著了一般劇痛難忍。

可是我硬是忍住了,小命最重要。

我咬著牙齒握緊拳頭吃力的問:"這是啥?好疼。"

許經理沒好氣的瞟我一眼說:"孟婆湯,忍一會就好。"

孟婆?

頓時我一臉懵逼。

許經理又語重心長的說:"鳳鳴樓實際上是中立的,不是反派也不是正派,我不干涉你教朋友,但是有兩句忠告給你,一是不要貪心,守規矩,按時上班。二是別跟進來吃飯的有任何糾纏,哪怕一絲也不行,對了你可以搬到鳳鳴樓住。"

我想了一會說:"我在外面找了一個地方住。"

許經理沒有多說,而是整理下我的衣領說:"我尊重你的選擇,等會你端著一碗飯去外面燒給那個臟貨,他就不會再纏著你了。"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2. 熱血爽文小說
  3. 靈異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