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靈玉

更新時間:2019-06-17 20:11:02

靈玉 已完結

靈玉

來源:掌文 作者:財迷道長 分類:靈異 主角:張文彬,周小琴

主人公叫張文彬周小琴的書名叫《靈玉》,本小說的作者是財迷道長創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這個故事,得從我師父傳給我的那個玉器店說起。我叫張文彬,是個棄嬰,小時候被我師父撿到,算是僥幸活了下來。我師父是個走江湖的風水先生,不算富貴,好在能養活我們師徒倆。在我大學畢業后,他在市里給我盤了個小店面,又弄了一批玉器過來,讓我自己奮斗,他則是去南方找我大師兄了。我師父說我是個陰時生人,做不得風水先生,無法繼承他的衣缽,所以就給我盤了個店。臨走前我師父讓我好好經營,雖然不會大富大貴,但只要我不作死,絕對餓不著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聲音嚇得我一**從chuang上坐了起來,四處看了看,并沒有發現什么,我房間的布局是我師父給我弄的,風水沒得說。

看到chuang頭柜上面那塊雞血石時候,我有些猶豫,難道是這這玩意兒?

這時候我感覺自己脖子上掛著的觀音突然有些燙,便趕緊摘了下來。看著手中的觀音,再看看chuang頭柜上放著的雞血石,我想了想,把觀音放在了雞血石旁邊。

再次躺下,耳邊沒有了聲音,但是我總覺得屋子里有雙眼睛在盯著我看。

無奈之下,我把我師父放在屋子里的八卦鏡翻了出來,放在雞血石旁邊,一直折騰到凌晨,我才算是迷迷糊糊睡著了。

早上醒來,我立馬用手機拍了雞血石的照片給我師兄發了過去,并且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他。雖然我只要把雞血石扔了就沒事,但是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很想弄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

師兄在微信上回復我,他不了解這個,等中午見到師父他幫我問問。

我提著包子和胡辣湯剛到店里,小茹就抓著一把錢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彬子哥,昨天那個能轉運的玉佩呢?趕緊給我。這是三千塊錢,你點點……"

我看著小茹,發現她印堂的部分更黑了,這妞估計是看到啥了,要不她不會這么敞亮的掏錢,連價錢都不砍。不過昨晚那個玉佩在我這里,按說她不該這樣的。

"小茹,你這是怎么了?"

小茹的話里帶著哭腔:"昨晚我又做夢了,這次是個孩子,爬在我肩上一直問我要媽媽……彬子哥,你趕緊的,讓我戴上試試,不行的話我就去寺廟里燒香了……"

這會兒她的情況更嚴重了一些,那塊轉運的玉佩估計已經起不了什么作用,得換成鎮災辟邪的才行。

我拿著包子咬了一口:"不夠,今天得五千!"

小茹立馬原地跳了起來:"啥?你這不是坐地起價嘛?張文彬,有你這么做生意的么?"

我對她說道:"昨天轉運玉佩能救你,但是今天轉運的已經不行了,得鎮災辟邪的才行。小茹,咱們都是一條街上的人,我會坑你?要不你先把三千塊錢留下,我把玉佩給你。要是不靈,那兩千就不要了。要是有效果,你記得把錢送過來就行。"

小茹一聽也不好再發火:"彬子哥,我真是怕了。不光是那個夢,實話告訴你,我現在剛剛下鐘,昨天從下午四點多到現在八點半,我除了上廁所就沒停過,連夜宵都是在chuang上吃的。"

我有些不相信的看著她:"有這么夸張?你在chuang上怎么吃東西?"

小茹打了個哈欠:"我跪著唄,顧客在后面忙活,我趴著吃東西,兩不誤。"

我本來還想繼續吃包子,但是一想到小茹剛剛說的畫面太喜感,忍不住放下包子笑了起來。這女人真是心大,那個顧客也挺不講究。

我從柜臺里最里面拿出一個寫著"鐘馗"字樣的盒子,小茹湊過來一看頓時有些不滿了:"鐘馗?他不是很丑么?"

我對她說道:"這會兒就別挑了,鐘馗滅鬼,一滅一個準兒。回去記得給我宣傳一下,我這玉佩能轉運能求財能保平安,絕對好東西。"

小茹打開盒子,翻開紅布看了看,微微皺了皺眉,不過還是麻利的掛在脖子上,左右晃了晃腦袋:"沒啥感覺啊?彬子哥,你真不是在忽悠我吧?"

我把盒子遞給小茹:"放心,沒效果你給我送來,那三千塊錢我還給你,絕對不會坑你的錢。"

小茹從我桌子上拿著一個包子一邊吃一邊往外走:"行,我先回去睡一覺。下面都腫了,店里也不給我算工傷……"

這話讓我胃口全無,不過賣了這玉佩后一下子五千塊錢到賬,我心里還是挺美的。畢竟以前這里賣出來的都是那種三五百紀念用的玉佩首飾,這種靈玉很少有人買。

中午我正在店里吃隔壁飯店送來的麻辣燙時候,小茹屁顛屁顛的跑了進來,剛進門就從包里掏出一疊錢遞給我:"彬子哥,你的這個玉佩真靈驗,我運氣轉過來了,沒再做夢!就剛剛出門時候,我還撿了幾百塊錢,你說奇怪不奇怪……"

我接過錢,心里并不在意。之前小茹的運勢一直被壓著,所以才會倒霉。現在運勢改了過來,自然好事兒會一連串的上門。這從另一方面也說明了,我賣給她的玉佩真的管用,壓制住了小茹身邊的臟東西。

我盯著小茹的臉看了看,這會兒印堂上的黑印減輕了。不過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東西纏著小茹,師兄一直沒有回話,讓我的好奇心更加炙熱起來。

吃晚飯,我剛準備關門午睡一會兒,店里又來人了。

小茹的老板,也就是那個洗浴中心的老板旺哥叼著煙走了進來。

旺哥四十來歲,長得五大三粗,身上滿是花花綠綠的紋身。據說以前他是這一片的小混混,混時間長了,現在也算是有了自己的產業成功洗白。也正是這個背景,一般情況下他店里從不會有鬧事的人。

旺哥倚著門框看著我,臉上帶著若有似無的微笑:"彬子,小茹那塊玉佩是你賣給她的?"

我"啊"了一聲:"是啊,怎么了旺哥?來坐……"

我把沙發上的雜物挪開,示意旺哥來坐,結果他突然笑了:"彬子,你是不是會看相?"

我連忙搖頭:"不會不會,我師父會,他說我是陰時生人,沒教我。"

話音剛落,旺哥看我的眼神突然凌厲了起來,這讓我有些心虛,這貨突然跑我店里干嘛?

旺哥盯了我好一會兒才換成了笑臉,同時從衣兜里掏出一包中華,抽出一根扔給我:"兄弟,你這里有那種能發財的玉佩么?"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2. 熱血爽文小說
  3. 靈異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