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冥契:狐君在上

更新時間:2019-06-17 21:12:52

冥契:狐君在上 已完結

冥契:狐君在上

來源:掌文 作者:巫小乾 分類:靈異 主角:墨衡,伍晨

小說主人公是墨衡伍晨的小說叫做《冥契:狐君在上》,這本小說的作者巫小乾所編寫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醒了之后我很怕,身上的傷都發炎了也不敢說,而且不知道為什么,我那幾天尿尿都不是很通順,感覺火辣辣的,很疼。...。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生在農歷七月半,鬼門大開之日,傳說中的大陰之命。

出生那天,我爹在山里出了意外,我奶奶大罵我娘生了個催命鬼。克的家里沒了頂梁柱,一家子孤兒寡母受人擠兌。

八歲那年,半夜被尿憋醒,聽見娘房間里傳出聲響,我躲在窗臺邊不敢動,直到看見兩個男人從屋里出來偷偷溜出院子,才敢睡著。

第二天我娘沒有向往常一樣起chuang做飯,我跑出去玩了半晌,回來時候家門口圍滿了人,平時總欺負我的二麻子沖我喊,小滿你娘瘋了,你娘不要臉!你是不是也跟你娘一樣啊!

我狠狠搡了他一把,轉身就往家跑,從大人的腿縫里擠進去,看見我娘披頭散發光著身子坐在院中間嚎。

嚎什么我不記得了,只記得她眼里都是怨恨,死死盯著我,嘴里念叨著,都是你們何家欠我的!你們何家欠我的!

村民都以為我娘瘋了,可沒多久她卻跟個四處游走的手藝人跑了,留下我和奶奶一起生活。

九歲那年,我和幾個小孩一起去后山玩,結果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暈了。醒過來的時候天都黑了,我一個人在深坑里,衣服也不翼而飛,身上好多擦傷,還帶著一股不知從哪粘的騷臭味。

我哭了好久也沒人來找我,直到一個穿著黑衣服的大哥哥發現了我。

他長得比從城里來教書的老師還好看,像畫里的人似得,把我救出來后看我光著身子還把外套脫了給我披上,板著臉教育我以后再不許來這,就把我趕下了山。

我跑了幾步,想起身上的衣服,突然想問問他家在哪好還給他,哪知道一回頭沒看見人,反而是一大堆野墳!

這里我認識,是后山的祖宗墳!村里人都不讓自家小孩到這來玩!

想到自己剛才可能掉進了墳坑,我立刻打了個冷顫,一路飛奔下山,跑的腿都酸了也不敢停!

自從我娘跑了之后,奶奶對我總是很兇,這次看見我這么晚回來還穿著男人的衣服,立刻破口大罵!

"和你那個騷娘一個樣!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們老何家的種!克死鬼!喪門星!怎么不死在外面!還要回來克我!"

我哭著逃回屋,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特別可怕的夢,夢見在一個很黑的地方有個大棺材,棺材上趴了一只眼睛湛綠的黑狐貍。

那只狐貍狠狠的瞪著我,眼神就像在看一只十惡不赦的獵物,把我嚇得一動都不敢動。

醒了之后我很怕,身上的傷都發炎了也不敢說,而且不知道為什么,我那幾天尿尿都不是很通順,感覺火辣辣的,很疼。

和我一樣生病了的還有一起上山的幾個孩子,他們都得了感冒,其中就數村長家的二麻子最嚴重,聽說打針都沒好,燒的胡言亂語。

又過了幾天,我們村的管喪事的龍婆突然找上門來,還帶著那天和我一起玩的幾個孩子,和他們的家長。

"就是這丫頭?"

她說話的聲音就像含了一口玻璃渣子,進屋就開始上下打量我,我心里害怕,立刻哆嗦著靠在奶奶身邊。

村長捅了二麻子一下,他就立刻到我面前磕了幾個頭:"小滿對不起!那天我不該對你做那種事!你原諒我吧!別讓他纏著我了!"

我嚇一跳,二麻子眼睛通紅毫無神采,顯然是一直在生病,而其他孩子也沒有平時精神,連忙到我面前道歉。

"小滿,小滿,我們也知道錯了。"

"但脫你衣服,往你身上撒尿、把你扔墳坑里的都是二麻子,你要恨就恨他!"

"都是他的主意!他還用樹枝捅你那里!我們都沒有!"

二麻子立刻急了,大罵他們是狗奸細,叛徒!

我被他們的話給嚇壞了,回頭看了眼奶奶,奶奶問我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我只能點頭,她立刻奪了笤帚要打我,說我這么小就犯jian丟她的臉!

龍婆立刻攔住奶奶,看著我問:"你還記得你怎么回來的嗎?"

我說有個大哥哥把我救出來的,龍婆不信,我說我有證據,然后立刻跑進屋,拿出我放著他那件衣服的小包袱給她看!

結果打開一看,那件衣服不見了,里面只有幾根黑色的狗毛樣的東西。

怎么可能!衣服我明明放在這了!

龍婆看了看小包袱,沒出聲,低聲和奶奶說了些什么,然后和大人們解釋說:"沒事了,道了歉就好了,不會再病了。"然后就帶著孩子們走了。

那天,是我人生的巨大轉折點,我不知道為什么,奶奶竟然在龍婆走后就把我打出去,警告我再也不許進她家的門!

我在家門口一直哭,一直敲門奶奶也沒理我,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昏倒在家門口,被老伍家的小子伍晨給撿回家去了。

伍晨他娘看我可憐,主動去找我奶奶說和,結果回來的時候手里抱著一大堆東西,含著眼淚說:"可憐的孩子,你那狠心的奶奶不要你,以后紅姨養你!"

我以為只是一句玩笑,可沒想到,奶奶真的不要*了,她說本來指望著等我長大了找個人家換一筆聘禮安度晚年,現在出了這種臟事,以后都不會有人娶我。就把所有我的東西全都丟出來說明和我斷絕關系,誰要誰就帶走,反正她不養了。

伍晨家是城里的,每年暑假都會跟著他娘來探望他姥姥,村里的孩子都羨慕他吃的好穿的好,這下紅姨說養我,村里的孩子更是趴在墻頭上沖著我吐口水。

"**的女兒要嫁人啦!嫁給城里人做童養媳!和她娘一樣沒男人不行哈哈哈……"

不光孩子,就連大人看著我的眼光也全都變了,直到暑假快結束,紅姨給我辦了轉學手續,真的接進了城里養!

從此我的命運全都變了,沒人再欺負我,也沒人再對我吐口水,更沒人再說我是**的女兒,反而擁有了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東西!幾年下來,我倒是根本不會再想念那個兇神惡煞的奶奶,和那些并不友善的村里人。

唯獨童養媳這個身份甩不掉,伍晨有時候會毛手毛腳戲弄我,每次我想反抗,他就說我是他撿來的媳婦兒,早晚要陪他睡覺!

因為真的欠了他的,我也不敢聲張,明里暗里給他占了不少便宜去。

但他性格實在是太頑劣,成天打架斗毆,十八歲那年,他把一個同齡男孩打進了醫院,醫療費加一起要拿十多萬塊錢!對方說不給錢就報警,讓他坐牢!

我跟著紅姨東拼西湊也只勉強借夠了三萬八,正一籌莫展時,當初那個龍婆忽然找到我,說知道我們家的情況,剛好手頭有個活能拿八萬,問我敢不敢做。

我恨透了她,可伍晨是紅姨的命根,我欠他們家太多,我怎么能讓他去坐牢?所以一咬牙就說做!

也是到了那我才知道,原來是要把我配給一個快死的病秧子沖喜,對方相中了我極陰的八字,以陰沖陰,說好了不用登記,只走排場,結個婚洞個房就行。

得知必須真的洞房,我有點不想做了,可龍婆一直示意我說過了這村沒這店,要沒有我這天定的好時辰,出去賣一年都拿不了這么多的錢。

這時我才懂得一分錢難倒英雄漢這句話,沉默良久,還是點了頭。

龍婆立刻叫人準備,七手八腳的把我打扮成了一個古代新娘子的模樣,大晚上的就趕著和新郎拜了天地。

那個新郎果然病秧子,走兩步咳兩聲,堂還沒拜完就倒在椅子上大喘氣,我蒙著蓋頭看不清,也能聽見他真是喘的要死的樣兒。

許久,龍婆說新郎得先休息會兒才能洞房,讓我回房躺著等著。

我心里嘲笑自己這算是為了八萬塊把自己賣了,不過回房后倒是等了很久也沒有見到人來。

直到我都快困得睡著了,才感覺有人吱呀一聲推門進來,借著月光看,是個很高很瘦的人,正在慢慢朝我走過來。

我不敢動,更不敢吭聲,他把手放在我身上的時候我全身一緊,卻也沒敢反抗,只怕一個力氣大了打死了病秧子會不給我錢。

我咬著唇,感受到一只手探進嫁衣領里,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做了什么,卻無可奈何。

我不敢看他的臉是什么模樣,在他的手繼續向下的時候,我微微顫抖了一下,突然下意識的抬手,不想讓他繼續!

可事情和想象中并不一樣,那人抓住我的雙手向上一擒,只單手就把我兩只手腕壓在頭頂,力氣大的讓我根本無法反抗!

不對!病秧子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力氣?!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古代言情
  3. 靈異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