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剃陰頭

更新時間:2019-06-17 23:26:03

剃陰頭 已完結

剃陰頭

來源:掌文 作者:湘西鬼王 分類:靈異 主角:廖凡,佚名

主角叫廖凡的小說是《剃陰頭》,是作者湘西鬼王最新寫的一本靈異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幾乎很少有人知道剃頭這行里的門道,也很少有人知道剃頭匠自古以來便是有專門官職的,一曰“禮官”。一曰“髡(kun)刑官”。前者主責帝王公爵的發型儀表,后者則是斷發為刑的劊子手。剃頭削發有很多門道規矩,此行中的高手甚至能看面斷脈,知人疾病生死。這點與尋陰陽定龍脈的地師何其相似?世間萬物皆有其脈,山有山脈、水有水脈、地有地脈。而人也有奇經八脈。“脈”就是世間萬物、人體精華之所在。但很少有人知道“脈”其實是可以被劫走的。“劫脈”分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劉華嬸兒頓時有些慌亂道:"你亂說什么呢?我根本聽不懂。"

廖凡懶得理她道:"咱們這山形如青龍,而此地正是入山必經路口,是為龍首,龍首之地卻又埋入一條小龍,風水上將此稱為二龍戲珠,按說這是福祉所在,如果將先人遺骸埋入其中,便可劫走此地運道,老嬸子,你丈夫這些年在縣里風生水起,怕就是借了老楊家的運道吧?"

劉華嬸兒張口結舌道:"你、你……"

沒想到這其中居然還有隱情,廖凡對我爺爺道:"楊叔,這塊地適合建陰宅,而非陽宅,風水先生騙你在此建房的道理只有一點,雖然先人遺骨埋在蛇骨之下可以截運,但此地土質干燥,是一塊極其兇險的陰煞地,死人葬入會尸變,所以必須在上鎮以陽宅,借人陽壽鎮陰地,所以將棺木、蛇骨取出,不但你家運道會轉,整個村子都會轉運。"

沒想到劉華嬸家是截了全村的運道供其一家所用,這下"陰謀"徹底敗露,不過攝于她家的權勢,村子里人也不敢怎么樣,況且風水說也不可能作為定罪的證據,連報警都沒門。

老爸也只能狠狠瞪劉華嬸兒一眼下去刨坑,廖凡解了這截運風水局后便對我道:"串子,能幫叔個忙嗎?"

我道:"叔要*做啥事?盡管吩咐就是了。"

他嘿嘿一笑道:"乖孩子,我帶你去趟縣城。"說罷跟我家人打了招呼,帶著我一路走到縣城最豪華的酒店前道:"你仔細看看這座酒店,有什么奇怪的現象。"

站定之后我仔細望去,只見酒店頂部靠北一側隱約透著一股黑氣,但可以肯定那不是排出的油煙,因為黑氣雖然很薄,但極難消散,在空中飄蕩很長時間才逐漸擴散消失。

我指著那股黑氣道:"那個位置有一股黑煙。"

廖凡拍拍我腦袋道:"好孩子,待會兒叔給你獎勵。"說罷變戲法似的手一翻,出現了一只撲棱著翅膀的白鴿,廖凡將一根火柴棒塞入它嘴里一指北向道:"去吧。"

白鴿就像聽懂了他的話,展開翅膀眨眼飛入酒店頂部,此刻我身體已無大礙,便問道:"叔,你這是要做啥呢?"

廖凡微微嘆了口氣道:"我來是要替自己討一個公道。"他并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轉而問我道:"串子,你愿不愿意跟著叔學這門手藝?"

我小孩脾氣,眼見他的種種神奇手段,心里早佩服的五體投地,當然愿意跟著他學手藝。

我沒想到的是廖凡說的手藝居然是剃頭。

當然這是后話,眼么前要做的事情還是"放鴿子",我好奇的問他道:"廖叔,為什么我能看到那股黑煙,你卻看不到?"

"因為你從小住的地方就不太平,小孩容易受影響,所以體內陰陽失調,體質偏陰的人就容易看到一些常人無法見到的現象,這種黑煙叫鬼氣或尸氣,但凡見到都是走陰之地,一定多加小心。"

我心里忽然有些不滿,既然他早已知道我家里狀況,為何不早早揭穿,害我受了這么多年的苦?

后來廖凡也解釋了其中緣由,不過這是后話,稍后再說。

很快鴿子飛回,嘴巴里的牙簽換成了一枚鑰匙,廖凡面有喜色對我道:"這事成了。"說罷帶著我往回走。

我實在好奇,忍不住問道:"叔兒,你為啥給鴿子叼牙簽,為啥回來后又變成了鑰匙,難道鴿子也會變戲法?"

廖凡笑了道:"這門手藝說起來不太光彩,是盜術里一種叫雞鳴狗盜的秘術,嘴里叼牙簽是為了防止飛禽開口鳴啼,而它找到了所要物件便會丟棄牙簽,叼走此物,偷兒以這種手段盜竊別人家里的玉器珠寶,就算青天白日作案也是神不知鬼不覺,所以看到有陌生人拎著鳥籠在家門口轉悠一定要小心提防賊偷。"

我贊嘆道:"這鳥兒真厲害,還能分辨物品。"

"它當然沒那么聰明,但是你可以訓練,比如想讓它偷珠寶便在家放各種珍珠玉器,它見到這些東西自然就會叼走,而我讓它叼的是鑰匙。"說罷廖凡將鑰匙在手里一拋,接住后再張開手鑰匙便不見了。

我看的開心連連拍手叫好,心想要是能學會這門手藝,我就把劉華嬸家里值錢的寶貝偷光。

因為房子被扒了,晚上我只能睡在廖凡家,這一晚是我記事以來睡的最痛快的一覺,兩眼一睜便是日上三竿,廖叔特意給我燉了雞湯補身子,喝完湯我想去看家里狀況,可剛出他家門就覺得不對。

只見西北角的雜物間隱約有黑氣冒出,想到他昨天對我說的話,寒毛直豎,正在猶豫該不該進去,只見兩扇黑漆漆的木板門晃了晃,啪嗒一聲后,便有一顆滴溜滾圓的大眼珠子透過門縫望著我。

我嚇得屁滾尿流,然而還沒等我喊出聲音,木門咚的一聲被推開,一頭猩猩"吱哇"亂叫的攀爬上屋頂,雙手舉過頭頂連連拍動,似乎很得意剛才嚇著我。

青龍山當然有猩猩、猴子出沒,見到一只猩猩沒啥奇怪的,但奇怪的是屋子周圍黑氣并沒有消散,而偌大的雜物間里有雜物,只有一黃泥陶瓦為盆的景觀樹。

這棵樹樹干約有**胳膊粗細,樹上長滿了墨綠色手掌大小的厚葉子,濃密的葉子里長著兩顆白森森的大果子,黑氣是這盆植物發出的。

既然不是鬼或尸體,我膽子就壯了起來,走到雜物間撩開樹葉想看看是什么果子。

隨即我便看到的兩個發懸于枝面色蒼白的死人頭顱,尤其可怕的是頭顱雙眼瞪得巨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這突如其來的詭像又把我嚇得魂飛天外,轉身就要跑,卻一頭撞在廖叔的肚子上,我身體羸弱,俯身要倒,他趕緊扶住我,接著左手按住我的天靈蓋道:"你魂魄未穩,受了這么大刺激先定定魂,否則容易暈厥。"

我渾身汗出如雨漿,只覺得腦袋一陣陣發暈,兩人就這么一動不動站著,過了很長時間我才覺得平靜下來,氣喘噓噓坐在地下兩眼一動不動的盯著"兩顆死人頭"。

仔細看清楚才明白這并非人腦袋,而是兩顆表面紋路像極了五官的大圓果子,只是隔著葉叢看失了真,被我誤認為是人頭。

廖叔走到樹旁道:"這叫陰沉木,過些天我用這東西給你做個玩意。"話音未落猩猩輕舒猿臂跳進了屋里,它炫耀似的走到花盆邊兩手將其端起,沿著屋子走了一圈又放回屋當中。

我心念一動道:"廖叔,飯館里冒黑氣的東西難道就是這棵樹?"

他沒來得及回答,猩猩卻連連點頭,"吱哇"尖叫一聲,那模樣滑稽又好笑。

廖叔輕輕踢了猩猩一腳笑道:"趕緊走開,就知道顯擺自己。"轉而對我道:"這棵樹就是陰沉木,極其難得的寶貝。"

猜你喜歡

  1. 鬼婚小說
  2. 熱血爽文小說
  3. 靈異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