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我能使喚整個地府

更新時間:2019-06-17 23:46:32

我能使喚整個地府 已完結

我能使喚整個地府

來源:掌文 作者:買了否冷 分類:靈異 主角:陳敢,楚汐

完結小說《我能使喚整個地府》是買了否冷最新寫的一本靈異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陳敢楚汐,書中主要講述了:他是身手不凡的英雄;他是妙手回春的神醫;他是神乎其技的廚神;……他無所不能,因為他是地府包工頭,一個能夠使喚鬼魂做任何事的普通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眼看女警的拳頭就要砸在自己臉上,陳敢及時喊道:"衣服是隔壁王姐換的!"

女警硬生生收回拳頭,怒氣未消,恨恨地道:"說!你叫什么?"

陳敢搖搖頭,把茶幾上的姜茶遞給她:"再怎么說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作為回報,你不先自報芳名也就算了,居然還兇我。嘖嘖,人性涼薄啊!"

女警瞥見茶幾上的抗生素藥和水杯,知道是男孩救了自己,況且自己住的是老居民樓,暈倒后肯定是他背自己上樓的,態度稍稍緩和了些,悶聲道:"我叫楚汐。"

陳敢一愣,似乎沒料到,這么一個性情暴烈的女孩,居然有個如此溫婉的名字。

他晃了晃手中的姜茶,溫聲道:"喝了吧,都快涼了。"

楚汐接過,一飲而盡,皺眉道:"你還沒告訴我,你--"

"我叫陳敢。"陳敢眨眨眼,"早上我已經說過了。"

楚汐這才回想起來,臉上稍稍有些發熱--不光是臉上,連小腹都莫名燥熱起來,渾身說不出的舒服愜意,輕咦了一聲,忍不住問:"我這是……"

陳敢道:"你飲食沒規律、營養不良,導致經期紊亂。難怪脾氣這么臭。"

"你--"楚汐發現自己再跟這家伙呆下去,遲早有天會被他氣死。

陳敢笑道:"就你這身體狀況,從醫生的角度出發,我還是建議你跟領導請個假。"

楚汐負氣要起身,結果仍舊渾身酸疼,氣鼓鼓地瞪了陳敢一眼,不甘心地拿起手機。

估計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會乖乖聽這家伙的話。

"乖,安心躺著。"陳敢起身道,"我去給你煲個湯。"

楚汐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你難道不知道我得的什么病?"

"放心,我煲的湯,你一定會喝。"陳敢很瀟灑地打了個響指,"廚房在哪兒?"

楚汐實在沒力氣跟這無賴拌嘴,隨手一指,仰躺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發呆。

陳敢當然不會做飯,他就是個廚房小白。只不過在楚汐醒來前,他喊來了一只貪吃鬼。

一只做飯做得太好吃,結果活活把自己給撐死了的倒霉鬼。

有了這只死鬼廚神的加持,陳敢在廚房簡直得心應手。

"烏雞半只、黃芪一片、當歸一片、黨參兩根、當歸五顆……"

他一邊怪里怪氣地念著菜譜,一邊熟練地操作。

不多時,廚房就飄出一股濃郁的香味。

楚汐微微蹙眉。放在過去,只要聞到食物的氣味,無論香臭,她都會頭暈目眩、%悶惡心。有了前車之鑒,她對這個大大咧咧的男孩的廚藝,根本不抱任何希望。

只是很奇怪,這一次,她渾身的器官,似乎對這股香味失去了抵抗力,甚至慢慢由接納,轉變為蠢蠢欲動的渴求。

久已對食物失去興趣的楚汐,甚至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

她想吃東西!二十多年來,這是她第一次如此渴望食物!

這男孩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讓她變得好像都快不認識自己了?

沒一會兒,陳敢端著熱氣騰騰的雞湯從廚房出來,笑呵呵地道:"來,趁熱喝一碗。"

"才不要。"

楚汐很傲嬌地別過頭。只可惜,不自覺滾動的喉嚨,還是出賣了她。

陳敢心中暗笑,直覺這女孩有時冷若冰山,有時英挺果敢,有時卻又倔強得可愛。

和總是以女神范兒出現的呂薇薇相比,陳敢覺得,和這個女孩相處,更為簡單、輕松。

更何況,她確實長得很好看。嬌媚中帶著英氣;冷峻中又帶著天真。

陳敢有心逗她,嘆息道:"虧我還做了那么久。既然不想喝,那我倒掉算了。"

"哎別--"

楚汐頓時慌了,伸手想要制止,見陳敢一臉壞笑看著自己,耳根一熱,尷尬地收回手。

陳敢給她遞了一碗,自己也毫不客氣地在她對面喝起來。

楚汐在內心感嘆這家伙居然有這么高的手藝的同時,陳敢卻在心里暗暗給貪吃鬼豎了個大拇指。

楚汐邊喝邊道:"我看你……好像也不是太壞,為什么會做那種事?"

陳敢一愣,滿不在乎地道:"嘴長在別人身上,我又能怎么辦?"

楚汐微微沉吟,又道:"那你跟我說的那件案子,是真的嗎?"

陳敢點點頭:"自然是真的。"

楚汐蹙眉道:"可是我想不通,這事跟你毫無關系,你為什么會這么關心?"

陳敢放下碗,一言不發地盯著她。

楚汐被他盯得渾身不自在,以為自己問錯話了,小心翼翼地道:"怎么了?"

陳敢目光炯炯,一字一頓地道:"因為我不相信這個世界沒有公道、沒有正義!我不相信強權能夠壓過真相,黑暗永遠蓋過光明!至少在我這里,不行!"

有一瞬間,楚汐從眼前這個男孩剛毅的目光中,看到了父親的影子。

當年父親為了替農民工討薪,毅然與惡勢力孤軍奮戰,最后寡不敵眾,英勇犧牲。

父親臨行前的神情,與眼前這個男孩,如出一轍!

也是因為父親的緣故,她才會不顧家人和親友的勸阻,義無反顧,走上現在這條路。

楚汐鼻子一酸,差點落淚,慌忙喝湯掩飾,悶聲道:"好,我幫你。"

"你說什么?"陳敢沒聽清。

楚汐抬起頭來,眼神恢復了往日的英武,淡淡道:"我說,再來一碗。"

陳敢眼睛一亮,笑嘻嘻地接過空碗,哼著小調往廚房走。

他是有意不把砂鍋端出來的,因為貪吃鬼還在那兒等他。

"咋就這么小一顆?這丫頭也太涼薄了。"肥頭大耳的貪吃鬼接過陰德果實,抱怨道。

陳敢苦笑:"有就不錯了,挑三揀四!你還想再撐死一次不成?"

貪吃鬼邊嚼邊道:"要*說,你干脆就把她拿下了,也不枉我一番苦心。"

"拿你妹!"陳敢被他說破心事,面上一紅,"你東西也得手了,趕緊滾蛋!"

貪吃鬼嘿嘿笑道:"得咧!老板,以后有需要盡管吩咐,我隨叫隨到。"

端了整鍋雞湯出來,陳敢見楚汐正僵坐在沙發上,面帶疑惑地看著自己。

"怎么了?"他心虛道。

楚汐瞇起眼睛,目光銳利地道:"即便我剛才答應了你,可我記得你說過,這件案子從頭到尾,是一只鬼告訴你的。這你讓我怎么相信?"

陳敢笑道:"你是不相信我,還是不相信這個世界有鬼?"

楚汐冷哼:"都不信。"

陳敢嘆道:"看來不給你證明一下,你是說什么都不肯幫忙的了。那誰,你出來一下。"

靈魄早就躲得不耐煩了,見楚汐也沒穿警服、戴警帽,有恃無恐,大搖大擺地飄了出來。

"啪嗒。"

楚汐腦后的毛絨玩具,毫無征兆地掉落在地。

"風……風吹的。"她慘白著臉強撐。

嗖地一下,蓋在她身上的毯子又飛起來,掉在了地上。

"啊!"

又是一次刺破耳*的超高分貝尖叫。

陳敢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只覺得%.口一緊,一團溫香軟玉蹭地就貼了上來,牢牢將自己的腰部纏住。

"鬼!鬼!真的有鬼!不要……不要過來!"

陳敢差點被她抱到窒息,用力拉開,嬉笑道:"這下信了?"

"嗯嗯嗯!"楚汐點頭如搗蒜。

"那你肯不肯幫忙?"

"嗯嗯嗯!"依舊點頭如搗蒜。

陳敢把她抱回沙發,見她滿臉緋紅,說不出的嬌羞可愛,強忍著去她那兩瓣櫻桃小嘴上啄一下的沖動,溫聲道:"那好,你今天不舒服,就別動了。明天我再來找你。"

"你等等!"楚汐縮在被子里,聲如蚊蚋地道,"我……我怕我還會餓,所以……"

"所以什么?"陳敢感覺自己也在心跳加速。

"所以……你能不能在這兒……陪我一晚,明天再走?"

猜你喜歡

  1. 鬼婚小說
  2. 熱血爽文小說
  3. 靈異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