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暗黑流放世界

更新時間:2019-06-18 00:43:41

暗黑流放世界 連載中

暗黑流放世界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青銅深淵 分類:穿越 主角:陳咬鋼,梅娜塔

暗黑流放世界小說閱讀,穿越小說暗黑流放世界由作家青銅深淵創作,趣撲文學網提供暗黑流放世界最新更新章節,更多精彩盡在趣撲文學網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面對陳咬鋼的沉默與暴躁,梅娜塔只能自說自話:“不管你是否能夠理解,我的姐妹們已經發瘋了,總有一天我一定會離開這里。如果你能活著把消息送達,我可以為你把男孩留下,保護他長大**,到時候你就是他的父親。”

男孩女孩,這才懷孕幾天就在講鬼話?瓦婭女王血腥殘暴不假,可是用魔法催產下的嬰兒,那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瓦婭女王可是與異界惡魔交易,導致整個世界爆發災難的元兇之一,陳咬鋼從前世經驗之中知道瓦婭女王的恐怖真相,他怎么敢把這種來歷不明的怪物放到身邊?

陳咬鋼臉色冰冷,梅娜塔說的話也符合游戲歷史發展預兆:瓦婭女王有辦法快速擴展領土,為了繁衍和勢力侵略其他國家,違背人性根源動用極端手段,對于帝王權貴來說也許可以理解。但對陳咬鋼來說,這種毫無感情關系就孕育的孩子,對他來說就是個莫名其妙的負擔,而且他現在自身難保,對于梅娜塔也沒有夫妻關系的認同心理。

至于梅娜塔的承諾,對于初入異界的陳咬鋼來說,也是一項巨大的挑戰。

在暗黑流放的世界劇情上,修道院是最先被邪惡污染的,里面的惡魔無比強大。陳咬鋼是一名蠻族德魯伊,若是沒有技能沒有力量,他連一群使毒箭的亞馬遜戰士都打不過,身邊又沒有可以無限復活的強力隊友,貿然進去完全就是送死。

陳咬鋼決然地搖了搖頭:“不論男女,孩子你就自己處理,這份血脈也和我無關,不管生下什么東西想怎么處置都隨你便。我和你之間不存在任何感情,也別你放過我一回,就指望我死心塌地為你賣命。”

梅娜塔陷入沉默,她知道在外界人眼里,亞馬遜的習俗是有多么的瘋狂,可她們憑借這種團結一直延續至今,想一句話就撇清關系?不可能的:“我知道在你們這些外鄉人眼里,亞馬遜的傳統習俗比蠻族還要瘋狂,我也不指望你會原諒我。可是這個世界即將劇變,邪惡會把所有人吞噬殆盡,沒有人可以幸免,包括你,你能獨善其身嗎?”

“很快末日就會降臨,要是我們毫無準備,一切就都完了。”

陳咬鋼盯著梅娜塔,他無法忘記這個女人在自己心中留下的羞辱,也不會因為一點借口就心軟:“要是我拒絕呢?”

梅娜塔看向陳咬鋼:“我向女神祈禱的時候詢問過你,女神說你的靈魂深處既有處子般的純潔,也有野獸般的狂野。當我見證了這一點之后,我就決定把我最重要的秘密交給你。”

陳咬鋼臉色微變,卻依舊沒有出聲,他知道這世界存在各種奇怪的神靈,所以他從穿越到現在,并沒有太過高調。

萬一被實錘個預言之子什么的,糊弄兩下還能蒙混過關,但是真被強者發現靈魂有問題,陳咬鋼可沒處躲。

忍,或者不忍,對于陳咬鋼來說只是一念之差。憑借前世的游戲經驗,他對整個世界的劇變會有相當充分的了解,雖然未必能夠混得非常滋潤,但他至少可以保證趨利避害,在混亂之潮中活下來。

在陳咬鋼思考的時候,梅娜塔神態黯然,用解脫般的語氣說道:“要是你不愿意,你現在就可以把我肚子里的孩子拿掉,然后我依然會放你走。只要把死嬰拿出去給女王當祭品,她也就不會懷疑我的忠誠。”

“或者你還是不信我,我現在就吧事情挑出去,你和我都知道了女王的秘密,我們都會被她暗殺。”

“你……”陳咬鋼吃了一驚,他自然是知道隨著歷史劇情發展,世界BOSS瓦婭女王,在游戲中后期會變成一個極為恐怖的存在。也知道亞馬遜瓦婭帝國的破滅,和女王的發瘋脫不了關系。

梅娜塔看向陳咬鋼,有點扭曲地笑道:“怎么了?對你而言,這種事情很難判斷嗎?我看過一些神典,我聽說每當北方蠻族的勇士聽到先祖的召喚,他們就會義無反顧地丟下妻兒前往圣山,守護他們最重要的壁壘,永世不再歸來。如果你聽到了先祖的召喚,你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嗎?”

陳咬鋼心中不爽,身為一名穿越者,只要他活著,他就擁有無限可能。他才不想成為一名遠古守護者,去圣山上罰站一萬年!

可陳咬鋼的靈魂深處,那些屬于野蠻人的記憶,依然渴望著種族的認同,與靈魂深處的歸屬感,卻讓他陷入遲疑。

從零開始,一路單挑到最終BOSS毫無失誤?從來沒有人成功過!那真的太難了啊!就連《暗黑流放》中最頂級的高手,也會在漫長的征討過程中狀態下滑失誤猝死,他拿什么保證必定成功?萬一失敗了豈不是連靈魂都被煉獄蒸發?

可是人活著是為了什么,拼命茍活到世界滅亡又有什么意義?身為穿越者就這么沒有追求,就打算這樣打怪升級打裝備,稀里糊涂地混日子嗎?就算茍過一時,將來若有同胞和妻兒需要自己的保護,自己敢以一己之力擋住魔神的腳步嗎!

陳咬鋼的靈魂深處無比十分惱怒,要是連惡魔都不敢面對,他有什么資格征服這個殘酷的世界!

那些野蠻人的決心和記憶是如此強烈,他在思想深處憤怒的咆哮著,永遠無法安息。這樣突然爆發的意外,讓陳咬鋼一時之間思維極度混亂,甚至感覺表情管理都有些失控。

梅娜塔沒有發現陳咬鋼的異常,仍然自說自話:“……我聽到了狩獵女神阿爾忒彌斯的召喚,于是我希望在帝國破滅之前,決定做最后的努力與嘗試,為漫長的黑暗時代保存火種。我也不指望你理解我的行為,原諒我對你的所作所為,也許對于你這樣的勇士來說,亞馬遜的傳統就是傳承下來的禁忌陋習。”

“而我見過獅子帝國的一些士兵,因為被俘虜受辱甚至甘愿自殺。我也見過一些瓦婭帝國的敗類,為了活命就當了妓女。畢竟我們都不是會被婚姻束縛自由的人,對嗎?你終究是要走的,這些天我給你做了一套衣服,你……”

不等梅娜塔的話說完,陳咬鋼頭痛欲裂地掐住了額頭。這個女人確實很有心計,表面上深明大義,實際上要不是他反抗,可能真的讓那群女瘋子把他給輪X了。對此,他只能語氣粗暴地打斷她:“夠了,你不用再說了。”

這讓陳咬鋼不斷*@著,花費了許久時間才平靜下來,穿越者需要接受自己的身份,他還需要一點時間。

“你聽到了先祖的召喚?這證明我們的道路是相同的。”梅娜塔的眼神微亮,不知她是在故意給他找臺階和借口,還是她故意施展某種魔法,挑起了陳咬鋼靈魂深處的記憶。

陳咬鋼對于宿命的安排無話可說,雖然這群亞馬遜的女人搭救了遭遇海難的自己,可她們也奪走了更多東西。

“別問,看在先祖的名義上我可以幫你這一回。廢話少說,告訴我該怎么做。記住,我只幫你這一回。”陳咬鋼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只能自我心理平衡:就當是在跑任務吧,反正是游戲異界,萬一有劇情獎勵呢。

“愿狩獵女神保佑你。”梅娜塔遞過來一袋沉甸甸的琥珀金幣,又將她制造的一套皮革衣物交給陳咬鋼。

“拿著吧,我以后都用不上這些錢了。天亮鳴鐘三響,我會和其他姐妹找個借口放掉一些奴隸,你身材較為高大,身上的虎紋刺青太過明顯,可能會有人盯上你。如果遇到刺客,記得先吃解毒藥。”

對于梅娜塔復雜的性格與立場,陳咬鋼無可奈何,莫名其妙生出來一段孽緣,他卻只能照單全收。

越是思考這段莫名其妙的經歷,陳咬鋼的心情便煩躁不已,可兩人就這么坐著,反而僵硬得一句話都說不下去。于是他只能學習狼心狗肺的人渣男主,假裝善解人衣地坐在chuang邊,讓她的肩膀輕輕靠向自己,然后一把撕開她的衣服。

“你干什么?”

“你欠我的!”

衣服褪去,被子裹來,在矛盾和遲疑的掙扎之中,雙方選擇試探性的向前一步,火光之下是兩個影子的摩擦。

只不過這一次是陳咬鋼有些粗暴地主動下手,而梅娜塔沒有拒絕。

比起瘋狂與激**的追尋**刺激,陳咬鋼終于感覺到了精神上的平衡。隨著劇情的**,獸性在他的靈魂深處生長,那些激烈涌動的滾.燙獸血,讓他漸漸品嘗到原始而瘋狂的**。

不想當無能狂怒的凡人,就要學會主動爭取所有想要得到的人和物。

男人一定要學會長大,畢竟人生有的時候難免經歷痛苦掙扎,可是經歷這些瘋狂的操作之后,陳咬鋼還能不能找到屬于自己的家?管它呢,讓那些劇情主線見鬼去吧,陳咬鋼現在是賢者時間,他可以冷靜下來思考人生。

……

鐘鳴三響,寂靜的龐托斯峽谷山林,傳來亞馬遜部族特有的叢林晨歌。

她主動一次,他主動一次,所以這事兒到底算是扯平了,還是變得更加復雜了?

人心自有一桿秤,是輕是重自己權衡,這件事沒有人能回答陳咬鋼的問題,他需要用自我的成長來邁過那道坎。

梅娜塔沒有穿上平常的戰甲,她坐在chuang頭,穿上了古希臘式的寬松大紅袍。一對黃金寶石制造的腳環與手鐲,在石窗投射下來的陽光中閃閃發光,她宛如油畫中的圣殿祭祀,平靜地等待著自己的命運。

那是幻術還是魔法?陳咬鋼不愿多做思考,反正一副藏好皮囊之下的丑惡靈魂,比長相獵奇的女人更加讓人作嘔。

“……天亮了,我該走了。”

陳咬鋼穿上簡易的皮毛護具,收好標有關鍵補給的地圖,他走入喧鬧的亞馬遜部族市集。

魚入江流,龍潛大海,是有那么幾分揚眉吐氣的自由自在。

可在眾多女人毫不掩飾的“品鑒”目光之中,陳咬鋼立即感覺自己又變成了畜生,一種只能用來交配的畜生。

在大多數亞馬遜看來,這些男人只是被拔掉爪牙的野獸,尤其是在被一群女人奴役享用后,沒了銳氣便不足為懼。

而在指定的峽谷邊緣,有販賣奴隸的亞馬遜女戰士。

她們把男奴像牲口一樣趕到一起,只留給他們最簡單的遮羞之物。

“我說,把這些奴隸直接放了是不是太便宜他們了?他們可是我們辛辛苦苦搶回來的。”

“既然大多數人已經懷孕了,那些男人留著也就沒什么用了。養著他們也是浪費糧食,砍了手腳也一樣撒尿拉屎,留在地窖的壇子里也只會制造疾病和排泄廢物,還是和以前一樣,用完就放了吧,不然他們死絕種了怎么辦?”

陳咬鋼神色復雜地盯著這群原始又彪悍的女人,不用多說,他已經發現少數女人看向他的眼神有些異樣。

接著,陳咬鋼又聽見亞馬遜的女人站在哨塔上發笑:“等到我們再敲三下大鐘,你們就可以滾了!在河道上有我們準備的船只,向我們的狩獵女神祈禱祝福吧!別指望誰會護送你們穿越叢林,能不能活著離開就看你們自己的了!”

然后,陳咬鋼便看見,那倒霉的圣殿騎士寇馬可,已經追著盜賊蘭登來到了自己附近。那盜賊穿著一套簡單的皮草,比起其他寒酸的只有遮羞布的男奴,他有可能利用了他的口才,把他的女主人忽悠得不輕。

“嗨!最值錢的大塊頭,還記得我嗎!是我啊!那個最有人格魅力的俠盜蘭登啊!”

“哎呀哎呀,這些日子里發生的事情真是讓人羞于啟齒,這群亞馬遜的女人真的是腦子有問題,這件事要是被我哥哥知道了該怎么辦啊!不過你看上去身手不錯,而你的體魄讓我印象深刻,這很好,也許我們應該合作逃離這里。”

寇馬可追在后面喊道:“愚蠢的盜賊,你不該這么早地暴露我們的計劃!船只的數量是有限的,你這樣只會引起其他奴隸的模仿,要是沒有船,我們就只能光著身子從充滿食人魚和蟒蛇的河里游回去了!”

“什么,船只是數量是有限的?!”被拐來的男奴大吃一驚,又聽見食人魚、大蟒蛇之類的字眼,當即嚇得**一緊。反正大家都是一群沒羞沒臊的難兄難弟,臨時組隊算個什么?

然而那些喪心病狂的亞馬遜姑娘卻不會管這群奴隸的反應,反而對于他們慌亂的表情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

鐘聲響起,陳咬鋼甚至來不及鄙視這倆混蛋,就只得一馬當先地沖向地圖上的補給路線。

有亞馬遜遠遠地嘲笑他們:“嗨,蠢貨們,被我們干得找不著北了嗎?河道在那邊!你們往叢林里跑是準備喂蟒蛇嗎?”

一群抱著僥幸心理跟著陳咬鋼的男奴再度被打擊士氣,立即調整了逃跑方向。

蘭登則看出點端倪,立即追了上去,當他發現寇馬可還在追自己的時候,他一邊忙著開溜,一邊露出鄙視的神態:“嘿,圣殿騎士,你居然打算和我一路?我記得你在chuang上像個蠢貨一樣大吼大叫的時候,你可不是這么說的。”

寇馬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邊跑邊禱告:“愚蠢的盜賊,那些都是意外,那些錯誤……圣光會寬恕我的!我相信陳是一名堅定強壯的戰士,而這些女惡魔不懷好意,她們肯定不會白白放過我們的。”

蘭登收斂了笑意,實際上他早就知道情況不對,這些亞馬遜人真的只是想找一個看似正義的借口處理掉男奴而已。說到此處,蘭登的表情變得更加嚴肅,語氣中多了幾分鄙視和輕蔑:“廢話,你要是再跑慢點,那些**難耐的女瘋子就要射穿你的**了,她們肯定早就埋伏好了!”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2. 穿越名門
  3. 都市異能
  4. 玄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