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你懷里只能是我

更新時間:2018-08-14 09:13:17

你懷里只能是我 連載中

你懷里只能是我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溫初禮 分類:言情 主角: 葉夏

主角是紀言休葉夏的小說《你懷里只能是我》是作者溫初禮所著的一本現情校園小說,這本小說內容構思非常的好,劇情內容也是很精彩非常的棒。下面由花生小說提供你懷里只能是我小說在線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懷里只能是我第一章

杏城今年的夏日似乎格外悠長,哪怕已經是九月了,太陽依舊不知疲倦地炙烤著這座城市,路邊樹上的夏蟬也聒噪個不停。

杏城七中,光從氣派的校門就能看出這是杏城數一數二的全國重點中學,校園內數幢裝修精致的教學樓此時正矗立烈日下。數不清的家長擠破了腦袋也想把小孩送進這所學校,畢竟傳聞能進七中1班就意味著一只腳已經踏進了清華北大。

操場上穿迷彩服的準高三生們正被教官盯著站軍姿,這是七中的傳統,所有學生在進入高三學年之前都會來一場軍訓,號稱是為了磨煉他們的意志以便更好地迎接高三的地獄生活。

葉夏把玩著自己圓潤干凈的指甲,慵懶地靠在明德樓二樓走廊的窗戶旁,一雙修長筆直的腿被修身水洗藍牛仔褲包裹著,隨意地支在地上。

明德樓是七中的行政樓,樓里的中央空調冷氣給得很足,絲毫感受不到外面駭人的高溫。

隔著緊閉的窗戶,葉夏玩味地盯著操場上排列得整整齊齊的綠色方陣,戳了下一旁正拿著小靈通發短信的短發大眼女生:“月,你問問他們什么時候才能把人帶過來。”

“正發著短信呢。”說著,胡月月手中的小靈通“叮”地響了一聲,她退出編輯頁面查看新進來的短信,“他們已經在樓頂等我們了。”

將散在肩上的大波浪卷發撩到腦后用頭繩系好,葉夏對著胡月月比了個“ok”的手勢,然后直起身勾著她的肩朝電梯走去。

“這件事你先瞞著陳水,他那個白眼狼要是知道了我們背著他收拾那個男的準得急。”電梯里葉夏看著電梯門上不斷變化的數字,一邊痞氣地嚼著口香糖一邊叮囑胡月月。

胡月月隨意地把手機扔回書包里:“你就放心吧,連那幾個高一的學弟我都打好招呼了。”

聞言,葉夏滿意地摸了一把胡月月滑嫩的小臉:“這腦瓜子第一次這么好使。”

胡月月翻了個白眼,毫不客氣地拍開葉夏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兩個女生打鬧之間電梯已經升至頂樓,葉夏及時地攔住胡月月往自己*前伸來的魔爪:“我說胡月月你能不能注意點形象,小心等下你那幾個高一迷弟看清你的真面目之后脫粉。”

胡月月深以為然,收回手整理了一下剛剛被弄亂的白色裙子,抬頭挺%邁著淑女步走出電梯,此時的樣子和剛剛對著葉夏耍流氓的女生判若兩人。

高二6班的葉夏和胡月月在七中是出了名的不服管教,前者是七中校長葉致遠的女兒,混起來的時候連葉致遠都拿她沒辦法,更別說下面的老師了,礙著校長的面子更是不敢多說;后者則是在初升高的時候家里給七中捐了一大筆建校費,拿了人家的錢自然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早就在頂樓上候著的幾個高一生一見到葉夏和胡月月的身影,就狗腿地圍了上來:“月月姐、夏夏姐你們終于來了。”

葉夏抬手遮住有些刺眼的日光,對著不遠處那個被圍在角落的人抬了抬下巴:“陳水看上的人就是他?”

“是是是,就是這個人,不識好歹,竟然還背地里說水哥的壞話。”離葉夏最近的一個黃毛男生忙不迭地附和她。

那個人還穿著不怎么合身的肥大迷彩服,顯然是新一屆的高三生。

葉夏也不搭理黃毛的討好,穿著白色運動鞋的腳在天臺粗糲的水泥地上輕點了幾下,慢悠悠地走過去,站在那男生面前,將他打量了一番。

明明葉夏在身高上不如他,卻勝在氣場,漂亮的鹿眼微微一虛就能把人唬住。

陳水的眼光不錯,這個男的長得還算白凈,乍一看勉強稱得上一表人才,就是這張嘴太碎了。

伸出食指挑釁地在男生肩上點了兩下,葉夏嗤笑一聲:“你就是楊易?陳水給你遞過情書?”

葉夏的動作有些輕蔑的意味,可是楊易看了眼葉夏身后幾個氣勢洶洶的男生,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恨恨地盯著葉夏:“我不喜歡男的。”

“呵。”葉夏聞言順手抓過旁邊人手上的可樂,盡數從楊易頭上倒了下去,動作快得連身旁那幾個高一生都被嚇住了,呆呆地看著葉夏。

“你不喜歡陳水你需要將他是同性戀的事昭告全校?你不喜歡陳水就能在外面嘴碎他惡心不知廉恥?”葉夏的聲音冷得沒有一絲溫度。

陳水在高三1班,他雖然跟兩個女生一樣出了名的混,但是成績卻是頂頂好的,是典型的讓老師又愛又恨的學生。陳水、葉夏和胡月月三個人的革命友情從初中就開始了,所以他是同性戀的事情兩個女生也早就知道。

上學期期末的時候,陳水給葉夏說他喜歡上他同年級一個叫楊易的男生,甚至大膽地給他遞了情書示愛,誰知楊易轉頭就給身邊的人說了陳水的壞話。一傳十十傳百,這剛開學全校都知道高三年級第一是個同性戀了。

葉夏多么護短一個人啊,一直拿陳水當兄弟,自然不可能放過這種在背后說好友閑話的小人。

可樂從頭上澆下來的那一瞬間楊易都懵了,等反應過來更加不服氣:“老子不喜歡陳水和你有關?你算哪根蔥?”

葉夏是真的被氣笑了,揪住楊易被可樂浸濕的衣領,微微湊近他:“那今天就讓你看看我管不管得了陳水的事。”

說罷,挑眉看了眼胡月月。

兩個人這么多年的默契僅是一個眼神胡月月就領會了葉夏的意思,她撩了撩頭發,對著那幾個學弟說:“把你們說的那東西拿出來吧,等下月月姐請你們喝奶茶。”

胡月月生了一張討人喜歡的乖巧娃娃臉,加上是個富二代小公主,不少男的上趕著來巴結她,這群學弟就是其中之一。聽她這么說,那個黃毛學弟連忙湊上去獻殷勤,從褲兜里掏出一個小巧的MP3。

葉夏接過,點開錄音文件將聲音調到最大后遞到楊易耳邊,楊易的聲音從揚聲器里傳出來——“我昨天去數學辦公室偷到了月考的卷子,這次陳水肯定不會是年級第一了。”

見楊易變了臉色,葉夏揚唇一笑,問到:“知道我算哪跟蔥了?”

楊易明明記得昨天他和朋友在樓道說這件事的時候,周圍并沒有人,這么會有這么清晰的錄音?

難道是他朋友做的?楊易的眼睛里充滿了不可思議。

陳水是同性戀的事傳出去頂多會讓同學帶著有色眼鏡看他,但是楊易做的這件事是能被學校記過處分的。權衡了半天利弊之后,楊易舔了舔嘴唇,向葉夏服軟:“算我倒霉,今天我認了。”

“下次還敢嘴碎嗎?”葉夏抬手拍掉黑色T恤上不知何時沾上的一點灰。

這句話的挑釁意味太重,楊易下意識就想懟回去,卻在看著葉夏身后一群男生時生生憋了回去,忍氣吞聲地說到:“不敢了。”

既然肯認錯,其他自然都好說。

“你以后要是還敢在外面嘴碎,那我一定給你準備一份更大的驚喜。”說罷,也不看楊易是什么反應,葉夏起身拉著胡月月往電梯那邊走。

可是剛一轉身,葉夏就注意到圍墻拐角的欄桿邊站著一個人,也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

猜你喜歡

  1. 現情小說
  2. 青春校園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新快3走势图淘宝